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您的第一個版面描述。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64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日 11月 26日, 2017年 6:21 pm

陳丹青:全世界最好的繪畫是中國水墨畫
本文由牆藝術綜合整理

  為什麼你們心甘情願把自己想成“水墨畫家”呢?如果你們在德國,可能被稱作新表現主義畫家,在意大利,可能被稱作“新繪畫”。這些歐洲當代畫家和你們有點相似:造型很自由,畫法很率性,既不很現代,也不很傳統。畫面有敘述性,甚至有點可以解讀的“故事”。可是在中國,這樣畫就給框定在“國畫”呀、“水墨“呀這些話題裏。

1.jpg

《洛神賦圖》·局部顧愷之

  《簪花仕女圖》 周昉

  圍繞水墨兩個字,各種理論就會圍上來,涉及美學,涉及美術史,等等等等,油畫就不會有這問題。我從來沒見過一群西方人談論一組創作,關鍵字是“油畫”。我認為全世界最好的繪畫是中國的水墨畫。當然,我指的是古典作品。黃賓虹過時了,林風眠過時了,李可染過時了,張大千毫無疑問的過時了,徐悲鴻的國畫也過時了—所謂過時,不是說他們畫得不好,而是他們成為歷史。他們的那種好,那種境界,不能夠回答今天的實踐,就像他們當年看破了歷史,認為元人清人的那一套,不能回答民國時期的實踐。反而蔣兆和我以為不過時,我不認為他是個水墨畫家,他是個偉大的素描家,是個偉大的現實主義人物畫家。《流民圖》不是國畫,也不應該說它是什麼畫,它就是一件偉大的作品。

2.jpg

《蝦》 齊白石

  還有,齊白石沒過時,經過一長段歷史,我甚至覺得明人、清人到現在還沒有過時。我在國外看多了畢加索等現代主義,覺得他過時了,可是反回去看早期文藝復興,反而沒過時,越看越好。後現代藝術,或者說當代藝術,在語言上沒什麼好追求的,各種語言早就有了,能夠周轉翻新的就剩圖式。你找到一個圖式,你就成功。水墨畫的淵源是文人,是中國文化私人教養的競賽,閒情逸致,是戲筆,這一路西方沒有。現代有了幾位,譬如馬蒂斯,他畫《金魚》,畫女人,畫靜物風景,從來不畫畢加索的《格爾尼卡》之類大創作。但他是大畫家。義大利莫蘭迪也是小題材小油畫中的大師。中國畫追求雅趣、閑情,好幾百年歷史。

3.jpg

《早春圖》 郭熙

  “能品”從前是帶貶義的,如果評價你的作品屬於“能品”,是委婉的批評。但是我對近十幾年中國所有繪畫有個希望,就是多出“能品”,“能品”很少見的。任伯年就是“能品”大師,件件都是“能品”。這些年的趨勢,畫家越來越沒話語權,批評家話語權又太大,而理論家的話語多數是空的,沒有多少內容,這是困境。水墨畫本身不是困境,目前的話語空間、市場和體制,是真的困擾。這種傳統類似中國的隨筆、散文、小品。這是中國一直有的傳統,就是遊戲的傳統。林風眠當時的貢獻,就是在那個年代肯定遊戲感。當然,他的來源不完全是國畫,他不能算國畫家,他繼承了野獸派和一部分後印象派的傳統,但他接上了中國繪畫的遊戲傳統,包括從中國彩陶吸收了不少手法,有遊戲感。像冷梅、羅聘,他們的畫都是遊戲。

4.png

《潑墨仙人圖》 梁楷

  中國畫妙就妙在它不靠一五一十的寫生,照樣把人畫得非常傳情,而且非常像。譬如曾鯨,他畫王時敏和王鑒,畫他年輕時的肖像,多好啊!還有畫董其昌肖像的那幅畫,忘了作者名字,畫得多好啊!根本不是寫生,尤其不是美術學院那套寫生。就算寫生,繪畫可以有一千種寫生的辦法,絕不僅僅是沙龍學院那一套。

5.jpg

《溪山清遠圖》·局部夏圭

  不要相信“素描是基礎“這句話,這句話是錯的。我算是看了世界各國的藝術,素描絕對不是基礎。素描只是文藝復興時期義大利生髮出來的一種方式,然後延續幾百年,到十八世紀變成學院系統,然後傳到蘇聯,再傳到中國—這是災難性的。埃及人、印度人幾千年前就可以把人和萬物畫得很像很像,像得一塌糊塗,完全沒有素描這件事。一定要解開這件事情,不然中國畫沒有前途。中國畫的沒落就從素描教學開始。

  來源:牆藝術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64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日 11月 26日, 2017年 6:24 pm

收藏市場的乾隆瓷器為什麼如此火熱
1.jpg

清乾隆 粉青釉浮雕“蒼龍教子”圖罐

  來源:美術報  專題策劃:周懿

  編者按:2006年香港佳士得秋拍,清乾隆禦制琺瑯彩杏林春燕圖碗以1.51億港幣成交;2010年香港蘇富比秋拍,清乾隆淺黃地洋彩錦上添花“萬壽連延”圖長頸葫蘆瓶以2.52億港幣成交;2011年澳門中信春拍,清乾隆30年粉彩鏤空開光魚戲水紋瓶以2.3億港幣成交……直至今年5月9日,佳士得倫敦亞洲藝術周,一對首度公開拍賣的乾隆禦制粉彩花蝶紋如意耳葫蘆尊,以折合人民幣1.31億元成交。從市場回看學術,一場場關於乾隆的展覽摩肩接踵,浙江博物館呈現的“清高宗乾隆皇帝特展”從盛夏走到初冬,剛剛落下帷幕,而其所帶來的熱度和討論仍然在繼續。作為一個文化符號的“乾隆”,在專業研究、坊間戲說的包裹下,輕而易舉就能撩撥起人們的興奮神經,而“乾隆瓷”經過幾年的發酵,早已變成一種“奢侈品牌”,一個引發狂熱的追逐目標。

  乾隆自詡“十全老人”,對自己的收藏眼光相當自信,但為何又在後代被評為“農家樂審美”而屢遭吐槽?乾隆的陶瓷審美真的不及其父雍正嗎?是什麼影響並造就了“乾隆審美”?如果乾隆審美水準低,“乾隆瓷”為何能如此熱,是大眾的誤解誤讀,還是一眾藏家都在上演“皇帝的新衣”?本期鑒藏,讓我們一同來討論收藏市場的“乾隆瓷”狂熱現象。

  今年上半年,一對乾隆禦制粉彩花蝶紋如意耳葫蘆尊在英國倫敦佳士得以1472.5萬英鎊成交,折合人民幣1.31億元。這件對尊也成為佳士得拍賣價最高的10件中國陶瓷器之一。

  據瞭解,這一對成交價格達到1.3億元的粉彩葫蘆尊,其原先擁有者最初心理價位只有1000英鎊(約合9000元人民幣),此前在拍場上與這對葫蘆尊具有同等體量、工藝和紋飾的尚屬罕見,之前有4件類似的瓷瓶出現在市場上,均是以單件形式售出。我們實在也有必要思考一下市場狂熱追逐乾隆瓷的背景是什麼?清“乾隆瓷”是否真正物有所值?動輒億元的天價未來風險有多大?

  近年來,在藝術品收藏市場上清三代瓷器一直受到市場的大力追捧,特別是“乾隆瓷”幾乎成為高價瓷、天價瓷的代名詞。2010年10月,在香港蘇富比(微博)秋拍上一件清乾隆淺黃地洋彩錦上添花“萬壽連延”圖長頸葫蘆瓶以2.52億的天價被香港收藏家張永珍女士購得,創造了當時的全球瓷器拍賣紀錄。在2011年紐約蘇富比春拍上,一件估價僅為800-1200美元(約5000元人民幣)被拍賣公司標為“類屬民國”的瓷瓶,因被買家抱著“豪賭”乾隆官窯的心理而最終以超出估價兩萬倍的1.2億元高價成交,堪稱拍場一大奇跡。

  其實,“乾隆瓷”之所以被狂炒,完全緣於它本身已化為一個純粹的商業化品牌和概念而被市場過度包裝和神話了。這一點,頗與當下書畫市場狂炒追逐“石渠寶笈”有幾分相似。這些年,香港蘇富比等海外拍賣行在市場上成功地推出了“皇家御用”概念,尤其是把與乾隆朝相關的所有拍品都作為極品推出,如乾隆玉璽、乾隆御用腰刀等拍出了不菲的高價,自然“乾隆瓷”也毫不例外成為市場極力包裝和概念化的一個對象。凡“乾”必貴,已成為拍場的一大現象,只要是沾上乾隆的標籤,每每就身價倍增一飛沖天。

  就近年海內外拍場成交的高價瓷、天價瓷來看,絕大部分是乾隆朝的瓷器,鮮有高古瓷器,這與早期藏家偏好宋、元、明瓷器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可以說當代藏家在瓷器審美上已出現了群體偏離。這種偏離一方面是由拍賣公司的強大市場造勢宣傳所改變,另一方面同大量新湧進的投資型買家對瓷器缺乏基本的瞭解認知有很大關系。在民國時期和新中國建國初,宋五大名窯、明代永樂青花和成化鬥彩等成為藏家們熱衷的重器,而不是像現今一味地追逐乾隆朝官窯,可以說那時的玩家更具專業性和品位。看一看瓷器大藏家孫瀛洲上世紀50年代捐獻故宮的宋代哥窯弦紋瓶、元代紅釉印花雲龍紋高足碗、明代成化鬥彩三秋杯,就知道真正藏家的品位了。

  眾所周知,宋代“五大名窯”汝、官、哥、鈞、定,無論在釉色、器型還是圖案紋飾上都追求一種簡約素雅、端莊大氣、自然天成的氣度,特別在釉色純美上達到了中國瓷器史上的一大高峰。

  元代瓷器是中國瓷器的一個轉捩點,一方面草原民族風格突出,器型多樣,大型器物增多,同時大量外銷瓷使得燒制技術更加成熟,獨特的元青花和釉裏紅成為元代瓷器的一大特色。明代永樂和宣德的青花最受後人的青睞,成化的鬥彩,嘉靖的五彩也都各具特色,在繪畫紋飾的豐富性上明代也超越前人。即便是清朝,雍正的單色釉也高端大氣上檔次。反觀乾隆朝瓷器,受乾隆帝和皇家審美的偏好,因過分追求紋樣繁縟、色彩豔麗、構圖充滿和工藝複雜,卻很大程度上喪失了藝術性。雖外觀不失雍容華貴,但與宋、元、明朝的瓷器相比,終不免露出一股豔俗氣和工匠氣,富麗有餘,而文雅不足,這是乾隆瓷的一大硬傷。

  在國內高通脹壓力下,目前大量社會遊資進入藝術品市場已成為不爭的事實。不少投資型買家對藝術品一竅不通,從眾心理嚴重,往往市場流行什麼熱什麼就買什麼,甚至不知真假。曾經發生在紐約蘇富比拍賣會上的這一幕,很好地印證了這一點。1.2億元拍出的瓷瓶原本被蘇富比鑒定專家鑒定為“民國所仿”,因此謹慎地將其標為“類屬民國”,低估為5000元,但這並不妨礙投資型大款去“豪賭”一把。難怪收藏專家馬未都笑稱“此次紐約蘇富比拍賣這一件瓷器的現場是中國人英勇奮戰,全體買家都以撿漏的心態奔赴戰場,撿漏於是成了賭漏兒,賭漏兒於是成了壯舉。”當藝術品淪為一場投機博傻遊戲時,實在是悲哀的一件事情。

  當藝術品淪為資本純粹的投資工具時,種種不可理喻的瘋狂都會發生。一個估價5000元的瓷瓶居然能被中國買家1.2億元買走?太不可思議了!這種“中國式奇跡”恐怕西方人永遠搞不明白。中國人瘋了嗎?這個瓶子真的價值連城嗎?其實一件拍品落槌價是估價的幾十倍、幾百倍,這在拍賣會並不算很稀奇,大家都見過聽說過,但最終能超出起拍價的兩萬倍成交,絕對是前所未有、聞所未聞的。它一方面說明“中國人真有錢”,同時折射出“中國買家真不懂”。在藝術品投資熱的今天,可以說“撿漏”的幾率微乎其微了,特別是那種“大漏”“天漏”,已完全沒有可能。如果有中國買家誤以為5000元低標的瓷瓶有可能就是賤賣的“國寶”,我認為這既不符合拍賣常規,更明顯低估了蘇富比專家的智商和專業水準。

  不知從何時起,專業玩家們昔日津津樂道的“撿漏”竟變成了富豪們的押寶式的“賭漏”。只因為這件“民國瓷瓶”與北京故宮裏珍藏的清代官窯略有幾分相像,就誘發了中國富豪的巨大想像力,引得一片你爭我奪,紛紛拋出重金。這種做法顯然已經同賭徒無異了,中國人慣有的賭徒心理在這場瓷瓶爭奪戰中發揮得淋漓盡致。聽說過“賭石”的,沒見過“賭瓷”的,真叫大家都開了眼界。藝術品收藏究竟還要不要起碼的專業性?當藝術品淪為賭博的對象時,對藝術品難道不是一種褻瀆嗎?有人說:“現在的藝術品市場就是由資本說了算,一件假的藝術品當資本擁有了它時就可以搖身一變成真的。”確實,藝術品市場的發展離不開資本的支持介入,但資本有時帶來的更多是投機和泡沫,扮演的是愚蠢和惡魔的角色,資本對市場的副作用和破壞力也應該是我們所警醒的。

  在這股狂炒乾隆瓷器的背後,客觀講也充斥著巨大的風險。一方面是眼下的價格被人為拔高了許多倍,一些本不該高價的乾隆瓷器在資本的追逐下,被不斷的天價了,充滿了大量的水分,行情被嚴重透支了。在價格被虛高的同時,還存在著渾水摸魚、真假混雜的情況,一些拍賣公司利用買家對乾隆瓷的陌生和好奇,上拍一些似是而非的冒牌貨,甚至乾脆拿一些仿造的贗品來充數。

  筆者以為,當前市場上這股“乾隆瓷追逐熱”和“天價風”表現出很大的盲目性。不可否認乾隆朝瓷器確有其獨特之處,有些品種如“琺瑯彩”等確實畫工精美,工藝高超,不惜工本,但也並不是所有乾隆瓷器都值得去大力追捧,一些品種不乏豔俗和匠氣,應該區別對待。那種凡乾隆瓷就動輒天價的市場行為既是不理智的,也是不足取的。當下,如何扭轉改變人們對乾隆瓷的片面認識和誤區,是比較迫切的一件事情,市場對乾隆瓷的狂熱追捧有必要歇一歇了。

  (作者為藝術市場評論家)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64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六 12月 2日, 2017年 6:19 pm

書畫欣賞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回到「您的第一個版面」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