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您的第一個版面描述。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聯繫: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日 2月 4日, 2018年 9:35 pm

藝術性無關畫幅尺寸
2017年12月16日 08:28

  有人說,作品尺寸“小”了,難與大畫幅在同一展廳一決高下,甚至有被“吞掉”之虞,這多少看出畫家對由作品尺寸引起的視覺反差的顧慮和擔心。

  一個由特定主題設置的畫展,從視覺效果上,小尺寸確實難與大篇幅作品抗衡,而退之入展週邊,實屬無奈。當然,社會是由各式各樣的人組成的群體,必然也有看好“小”的。“由小觀大”或“四兩撥千斤”之理由。

  20世紀30年代,身為國立藝專校長的林風眠,曾用大尺寸畫幅表現時局風雲,不料遭來當局者冷嘲熱諷,遂淡化巨幅創作激情直至辭世。中年晚年,皆以四尺大小作小品狀。倘若其一生續以大尺寸畫幅,你我就看不到那四尺鬥方大小卻勾勒出將藝術個性和心靈融為一體、一展時代氣息的水墨小品。在《秋水飛鶩》《漁舟唱晚》等別致空靈、令人耳目一新的畫面背後,可窺見一位終身徜徉於水墨天地的智者——林風眠先生。

  或許在一些人眼裏,會質疑這盈尺間怎承載一個民族的脊樑,文化的高度?怎樹立一個民族歷經艱辛磨難後,崛起的精神風骨?於是,在考慮大型主題創作的時候,不免從整體上把它們排除在外。

  還是將時光倒回到800年前。一個在風雨中搖搖欲墜的大廈——南宋朝廷,面對金人的鐵蹄,柔弱的社會卻擁有一大批藝術家選擇另一種視覺表現形式,將中國畫發揮得如此極致完好,藉以發出對外族踐踏我大好河山的不平之氣。不同於北宋巨作《秋山問道圖》《早春圖》的崇高壯美,這些小扇面卻以另一種觀賞性,即別致雅趣雜以穿插變化的折枝,包括由水墨氤氳構成的“馬一邊、夏半角”,一同展示南宋時期的繪畫風骨,不少作品如《落花》《寒禽圖》《風蝶圖》《枇杷小鳥》以及山水畫《風雨歸舟》《斜風細雨》等,都能夠與之前無數的巨型畫幅,一同呈現大宋260多年的風風雨雨。那畫面中既飽含世事滄桑,也浸透人世溫情,讓人為之動容。

  它們的“小”,僅是畫幅尺寸與那些大畫一比之下的“小”,僅是在你一走進展廳時,不能同那些百步外,就能被吸引住感官的像六尺或八尺畫面,或許還有更大篇幅的等著你放開雙腳,向前奔去觀賞。相反,你得輕輕移動腳步,靠得稍近一點才能一睹畫裏乾坤,更生怕驚動了畫裏意境——那小鳥正躲在花叢密林竊竊私語,它的藝術魅力更像是一池平靜的湖面,或如同你我輕唱淺吟漢樂府的一首首雋永別致的小詩。

  而在當下,總有那麼一些人好大喜功,巨幅畫面愈演愈烈,以勢奪人。就像買車好外形大的,置房也要面積大的——不這樣不過癮,否則求大圖滿的心理難以平息下來。 於是,美展中難得一見的是小品畫,要不就隨便應付之作,所謂戲墨也。唯有大到六尺以上乃至十米幾十米的巨幅長卷,似乎才下點心思創作,其實靠的是製作。而全不考慮無論畫幅大小,一旦印入畫冊,多年以後,當時曾在哪塊展牆出現過,都無人記憶。但我們卻能輕輕鬆松在《中國美術全集》上,欣賞到產生於不同歷史時期的小幅佳作,如宋人的小品。

  只有讓人過眼不忘的佳作,才是藝術的希望所在,至於尺寸大小皆無關緊要。

藝術評論員:

藝術品不會論畫的尺寸大小,只看重藝術價值。廣告畫和招牌字才會按尺寸大小計價。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聯繫: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日 2月 4日, 2018年 9:35 pm

齊白石這組作品拍出9.315億天價 買家為中國藏家
1.jpg
1.jpg (60.2 KiB) 已瀏覽 110 次

北京12月18日電 著名畫家齊白石作品《山水十二條屏》17日晚亮相拍場,最終以9.315億元人民幣成交,成為目前最貴的中國藝術品,記者獲悉,買家為中國藏家。

齊白石作品《山水十二條屏》在北京展出。

  這組《山水十二條屏》由齊白石創作於1925年,12條屏的每屏畫面尺寸縱180釐米、橫47釐米,分別為《江上人家》、《石岩雙影》、《板橋孤帆》、《柏樹森森》、《遠岸餘霞》、《松樹白屋》、《杏花草堂》、《杉樹樓臺》、《煙深帆影》、《山中春雨》、《紅樹白泉》、《板塘荷香》。

  公開資料顯示,《山水十二條屏》首次公開展出時間為1954年4月,在齊白石繪畫展覽會首次露面。隨後,1958年1月1日至1月20日在齊白石遺作展上全數展出。根據該套作品第十二屏《板塘荷香》上題寫的“子林仁兄”可知,這套《山水十二條屏》為齊白石送給醫生陳子林之作。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聯繫: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日 2月 4日, 2018年 9:36 pm

陳逸飛《玉堂春暖》1.495億成交 買家是劉益謙
2017年12月20日 08:55
1.png
1.png (249.02 KiB) 已瀏覽 110 次

陳逸飛 海上舊夢系列之二《玉堂春暖》 1993 年 布面 油畫 169.5×243.5cm

  12月19日晚,陳逸飛《玉堂春暖》在嘉德當代夜場以1800萬元起拍,1.3億元落槌,加傭金最終以1.495億元成交,創其作品拍賣紀錄,打破了2011年5月中國嘉德春拍陳逸飛《山地風》8165萬元的拍賣紀錄,也是寫實油畫作品的紀錄,據悉,此畫被劉益謙競得。他似乎格外喜歡收藏陳逸飛的作品,他已收藏的有陳逸飛的《提琴手》以及《長笛手》。

  陳逸飛在20世紀90年代正開始創作他的海上舊夢系列、西藏系列,並同時進行視覺藝術拓展的藝術實驗,與之同時,其原來的“水鄉”和“古典仕女”系列仍持續發展。《玉堂春暖》作為其“海上舊夢”系列之一(同系列還創作了《黃金歲月》《春風沉醉》等),正是該時期最重要的作品,在國內外眾多畫冊中出版,並作為陳逸飛最重要的代表作多次被引用。該幅作品完成於1993年,並於這一年在香港拍場成交。此作高169.5釐米, 寬243.5釐米,是當時陳逸飛拍賣作品中尺幅最大的一件,以近200萬港幣的價格取得當時中國藝術家油畫拍價的最高紀錄。

  《玉堂春暖》用陳逸飛典型的古典寫實風格創作而成,在一片橘黃色為主的暖色調中營造出民國時期老上海紙醉金迷的流金歲月。畫面左方一青衣,正是經典京劇《玉堂春》裏的主角玉堂春(又名蘇三),畫中11個人物以青衣水袖為界分為兩組,左邊二位從衣著打扮看應為戲班中人;右側八位則為看戲眾人。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聯繫: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一 2月 12日, 2018年 9:29 pm

揚州八怪展覽價值逾10億 這並非江湖傳說

1.jpg
1.jpg (21.8 KiB) 已瀏覽 108 次



“昱德堂藏揚州八怪精品展”2月6日在南京德基美術館低調開展了,共展出揚州八怪14人的100件(套)精品佳作,及16件揚州八怪們使用過的文玩古物,展期三個月。
  沒有開展儀式,沒有大肆宣揚,卻還是引起了媒體及業內的熱議和關注,因為據說是優中選精的100件博物館級精選展品,有業內人士保守估價就有10個億。
  一個展覽展品價值逾10億,究竟是個怎樣的概念?
2.jpg
2.jpg (28.37 KiB) 已瀏覽 108 次


從重磅藝術品保額掂量展覽價值
  “2005畢加索北京藝術大展暨畢加索時尚藝術季”2005年在北京舉辦,是當時畢加索原作在亞洲地區的最大規模展出,市場價值難以確切估計。這不僅讓保險公司感到為難,也是擺在意大利藝術中心和法國畢加索基金會面前的一大難題。 最後,經過各方協商,這批畫作最終以超過一億人民幣的金額投保;
  2012年圓明園4尊獸首——醜牛、亥豬、申猴、寅虎在重慶重磅亮相,展出期間,展場安裝數十個無死角的專業攝像頭,並由專業的安保機構配槍進行全天候護衛。4尊獸首的保額每一尊都上億;
  2015年11月“跨界大師?鬼才達利超現實藝術展”在chi K11美術館開展,其中包括保額達5,600萬元的重量級油畫《拿破崙的鼻子,搖身一變成為一名孕婦,帶著她的憂鬱影子,在已毀壞的遺址中散步》,全展總保額近4億,引發了全城熱議……
  在各類投資中,藝術品投資增幅較大,而根據市場估價、投保金額與期限而雙方商定的保額往往大於藝術品價值。而僅僅展品本身就被行家保守預估為10億的“昱德堂藏揚州八怪精品展”難怪一旦露面就被譽為“耀世開展”。
3.jpg
3.jpg (15.75 KiB) 已瀏覽 108 次


4.jpg
4.jpg (22.07 KiB) 已瀏覽 108 次


天價展覽保額難以預估
  一般而言,藝術品價值本身就高於其他投保物品,動輒過億的保險金額常常令保險公司望而卻步,多尋求共同保險或再保險來轉嫁風險。如同2014年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展出的“名館?名家?名作——紀念中法建交五十周年特展”。
  據悉,那次展覽聚集了法國盧浮宮、凡爾賽宮等五家知名博物館,帶來了拉·圖爾、弗拉戈納爾、雷諾阿、畢加索等8位大師極具代表性的法國頂級繪畫傑作,涵蓋了法國從16至20世紀的重要藝術成就,堪稱法國國寶級藝術品,總價值高達3.28億歐元之巨。
  按照國際慣例,一幅名畫從原博物館牆上的釘子上卸下來開始,一直到在國博牆上的釘子上掛好期間,無論因什麼情況出現損壞,保險公司都必須賠付。當時就採取了業界常用的保險再保險的模式予以分擔,最終,至少有三家法國保險公司參與了這項業務。
而這一次,南京德基美術館正在展出的“昱德堂藏揚州八怪精品展”中除了李葂,揚州八怪其餘14人全部集齊。市場硬通貨是鄭板橋和金農。鄭板橋的三幅竹石圖均屬精品,平均每幅可達三、四千萬,粗略估價就可達一個億。
5.jpg
5.jpg (111.76 KiB) 已瀏覽 108 次


鄭燮 《竹石圖》軸   紙本水墨   縱 202cm 橫 107cm
  故宮同款的華嵒《雪駝殘雪圖》畫心尺寸為5.8平尺,在2010年北京保利春拍就拍出了246.4萬元,每平尺價格為42萬元,八年過去了現在估值是多少自不必說。
6.jpg
6.jpg (86.65 KiB) 已瀏覽 108 次


華喦 《雪駝殘雪圖》軸   紙本設色   縱 128cm 橫 50.5cm
  羅聘的《鬼趣圖》致使羅聘在畫壇一舉成名,目前市面上可見的真跡僅此一幅,當年200萬的價格,現在十幾倍的漲幅。
7.jpg
7.jpg (5.64 KiB) 已瀏覽 108 次


羅聘 《鬼趣圖》卷 絹本設色   縱 41.5cm 橫 1246cm
  還有邊壽民的《蘆汀翔集》十二通景屏形制罕見,閔貞《洗象圖》畫工不凡,價值不低於千萬。
8.jpg
8.jpg (51.63 KiB) 已瀏覽 108 次


閔貞 《洗象圖》軸 紙本設色   縱 224cm 橫 120cm
  除了畫作之外,此次精品展還展出了揚州八怪曾經使用過、流傳有序的文房四寶。如金農款梅花圖黃花梨筆筒,體型端莊碩大,造型古樸,包漿厚重,色如蒸栗,為清代中期的典型之作,是揚州八怪中的重要人物金農使用過的文房用具。至於價值,五年前的價值就在500萬上下,如今價格不可預估。
9.jpg
9.jpg (16.13 KiB) 已瀏覽 108 次


金農款梅花圖黃花梨筆筒
  呵!又一個天價展覽,這保額得多少?
  從保額預估到文化價值判斷
  不得其要,撲朔迷離。也許,我們該從該展的價值預估、保額預估上收回眼光,轉而關注這一展覽的文化價值。
  正如鑒藏家、學者、“揚州八怪”研究專家蕭平在展覽前言中所說的那樣:
  “揚州八怪”的書畫,取法於傳統文人寫意畫的範式,又根據他們不同的審美、性格給予創造和變化,形成鮮明的個性特徵,令人過目難忘。
  他們以書入畫,又以畫入書。民間小調、百姓俗事,皆可走進詩歌與畫作,他們將過去只圍繞士大夫階層的文人畫,推廣普及到民間,文人畫的題材由此擴大,有了溫暖世情與尋常煙火,他們是文人畫的還俗者,冷寂的文人畫壇由此變得熱情激蕩,煥然一新,別開生面。
  據悉,這次展出的揚州八怪十四位代表人物百餘件(套)精品佳作中包含繪畫、書法、文房三大門類;在作品題材上涉及山水、人物及花鳥;而在裝裱體式方面,既有巨幅立軸,也有精緻的冊頁、手卷,以此全面展現“揚州八怪”的藝術風格和藝術成就。
10.jpg
10.jpg (22.92 KiB) 已瀏覽 108 次


難怪要說,300年他們前因怪立世,300年後他們重磅集結,14位揚州八怪傳奇人物,100件博物館級罕見藏品——昱德堂藏揚州八怪精品展,細細品味,你就賺了。
11.jpg
11.jpg (64.05 KiB) 已瀏覽 108 次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聯繫: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四 2月 15日, 2018年 10:55 pm

齊白石與側室胡寶珠的相識過往:笑嘻患難總相從
韋昊昱
  齊白石的繪畫廣為人知,他定居北京後,受陳師曾影響“衰年變法”,融民間藝術與文人畫於一爐。然而,對於齊白石的生平交遊、尤其是生平活動史所涉的四川部分在學界卻研究不多。
  近日,由清華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峨眉春色為誰妍——齊白石與近代四川人文》一書力圖坐實齊白石生平交遊的史實過往,重構齊白石的社交關係和藝術思想,展現出一個齊白石穿梭活躍在軍、政、商、學等不同界別之間的人際社交網路,一窺其從半生飄零,直至老身衰頹的言出心曲與所思所感,層層勾稽尋繹齊白石在不同歷史時段的心路歷程與多樣性格,見證這位“硯田老農”在被波詭雲譎的時代旋渦裹挾之下的人生抉擇與命運沉浮。
1.jpg
1.jpg (43.54 KiB) 已瀏覽 108 次

《峨眉春色為誰妍——齊白石與近代四川人文》書封
  1874年3月9日(陰曆正月二十一日),時年12歲的齊白石與原配妻子陳春君(1862-1940)在湘潭家鄉拜堂,其後育有五子。1919年2月底,57歲的齊白石第三次孤身北上,定居北京,並將18歲的四川豐都(今屬重慶)人胡寶珠納為側室 [1]。對於胡寶珠的身世、嫁入齊家時的身份,歷來都沿襲了齊白石《自述》等書中陳春君為齊聘副室的說法,但在齊白石《自述》《年譜》(胡適、黎錦熙、鄧廣銘本)中對於胡寶珠嫁入齊家前的身份問題,均為含混不清的表述。1943年齊白石在《祭夫人胡寶珠文》中並未敘述胡寶珠嫁入的細節,而在1940年所作的《祭陳夫人》文中,齊白石則將胡寶珠在齊家的相夫教子,完全歸功於陳春君的“德報”:“民國六年乙卯,因鄉亂,吾避難竄於京華,賣畫為活。吾妻不辭跋涉,萬裏團圓,三往三返,為吾求寶珠以執箕帚。”他還回憶1935年某日自己曾在家中不慎跌倒,行動不便,而“著衣納履,寶珠能盡殷勤。得此侍奉之人,乃吾妻之恩所賜”,同時“寶珠共生三男三女,亦吾妻之德報也”[2] 。雖然在祭文中齊白石不免會有過分誇大的成分,但這卻導致了此後齊白石家族後人敘述、人物傳記、學術研究專書等對於這一情節記述的相互矛盾,如齊白石長孫齊佛來晚年曾回憶稱:“—九—九年農曆閏七月十八日,公得胡南湖贈一婢,名寶珠。有日記雲:‘……胡南湖見餘畫扁豆一幅,喜極,正色曰:‘君能贈我,當報公以婢。’餘即贈之,並作詩以紀其事。’初為公磨墨洗筆,掃地漿衣。一九二〇年,陳夫人憐公年老遠遊,無人侍奉衾箒,夫人牽於家務,又不能長住北京,遂將胡寶珠收作公的姨太太,並偕長男於貞,一同送至北京。”[3] 郎紹君在《讀齊白石手稿(上)——日記》一文中認為:“寶珠就是胡南湖所說之‘婢’,是以胡南湖母親義女身份送到齊家的。白石將她帶回湘潭家中,不久,就由白石髮妻陳春君作主,納胡寶珠為副室。” [4]林浩基的《彩色的生命?藝術大師齊白石傳》則講作:“她告訴白石,給他聘定了一位配室,幾天之內,她將攜她一同來京,要白石預備下住處,準備成親……一天下午,陳春君帶著一位年輕女子趕到北京了。女子叫胡寶珠,原籍四川豐都人,生於清光緒二十八年壬寅八月十五中秋節,當時才十八歲。她父親名以茂,是篾匠。胡寶珠在湘潭一親屬家當婢女,出落得十分標緻。白石一見,滿心喜歡。當天傍晚時分,三人一同到了龍泉寺新居,在陳春君的操持下,簡單地舉行了成親之事。” [5]周迅的《齊白石全傳》又稱:“不久,陳春君專程來到北京,為齊白石物色側室,照顧他的生活起居。經過反復挑選,陳春君給齊白石聘到側室胡寶珠……齊白石和胡寶珠一見面,雙方都感到滿意,於是就這樣說定了。”[6] 然而筆者經過考證,發現陳春君與此事無關,齊白石與胡寶珠的結合實則得益於一段書畫姻緣。
2.jpg
2.jpg (38.02 KiB) 已瀏覽 108 次

胡寶珠為作畫中的齊白石研墨 引自《藝林一老:齊白石先生的書畫金石生活》,載良友圖書印刷有限公司:《良友》,1935年9月號第109期,第19頁 上海圖書館藏
  一 胡母義女
  胡寶珠(1902-1944),四川豐都人,1902年9月生於豐都縣轉鬥橋胡家沖[7] 。胡南湖(1884-1951,圖1) [8],字新三,名鄂公,湖北江陵人。1912年四川從清廷獨立,成立軍政府。1915年3月,胡南湖以總統府咨議身份隨四川督軍陳宦首次進入四川,任督軍署一等秘書。袁世凱稱帝後,他聯絡在四川的北方革命黨人黃以鏞等與溫江、郫縣等地的民軍首領取得聯繫,進行倒袁活動,1916年起任“四川宣慰使” [9],1917年11月調任廣東潮遁道尹,治所在廣東潮汕[10] 。
3.jpg
3.jpg (48 KiB) 已瀏覽 108 次

 胡南湖(1884-1951)
  胡南湖在北京慈惠殿中有一奉侍母親的公館紫丁香館,胡母一直在這裏居住[11] ,這裏有1938年齊白石所畫《紫丁香館圖》(圖2)的四處題跋為證[12] ,其一雲:“紫丁香館(齊為胡南湖刻“紫丁香館”印文見圖3)在舊京慈惠殿,院中滿植紫丁香樹,因名其館。乃南湖弟嘗奉養尊太夫人於此處,此十年前事也。白太大人下世後,南湖即徙家南下,偃蹇海上,而紫丁香館早屬他人。王謝舊居,令人慨歎。因擬為圖,並報南湖先後之請也,戊寅三月,齊璜並記於舊京”;其二雲:“揚塵東海幾栽桑,遷變如雲可斷腸,曾是故人萊舞地,堂前一束紫丁香。此十年前過友人故居所作”;其三雲:“煤山山頂天風涼,丁香館前野草芳。唯有舊時如客燕,只今猶覓佛爺堂。南湖尊太夫人堂上曾懸金冬心先生畫佛四尊,故雲。此畫圖成作也。齊璜又題”;其四雲:“紫丁香館。寶珠在娘家曾居紫丁香館五年。出此館時,年才十八,今三十又七矣,一瞬越二十年,真老娘也。白石,戊寅。”
4.jpg
4.jpg (22.07 KiB) 已瀏覽 108 次

齊白石 《紫丁香館圖》 長卷 紙本 設色 32.5cm×102.5cm 1938年 北京市文物公司藏
《齊白石辭典》一書“紫丁香館”詞條認為這是胡南湖在上海的故居 [13],而筆者細讀《紫丁香館圖》四處題跋後,認為此館應當位於北平,理由有五點:一是國民政府首都在南京,“舊京”應指北平,題跋一中的“戊寅三月,齊璜並記於舊京”時間是1938年3月,查齊白石年譜可知這一年他並不在上海,同年3月,在他給朱屺瞻所題《墨梅》跋中尚自稱:“戊寅春三月,齊璜白石居燕京第二十一年矣”,且齊白石自1937年開始便“下定決心,從此閉門家居,不與外界接觸” [14] ,1938年後,上海、南京相繼陷落,齊白石更是“深居簡出,很少與人往還” [15],因此可知當年3月時他尚在北平。二是1938年齊白石題寫此跋時,胡母已然去世,胡南湖這時才“徙家南下,偃蹇海上”,而紫丁香館也“早屬他人”,成為了“王謝舊居”,因此抗戰中胡氏舉家遷居上海後的住處也不可能是紫丁香館。三是題跋一雲:“因擬為圖,並報南湖先後之請也”,齊白石一生只在1903年和1946年兩次到過上海[16] ,1903年尚不認識胡南湖,如果紫丁香館在上海,怎麼可能被胡氏多次邀請前去呢?四是題跋二雲:“此十年前過友人故居所作”,這應是齊白石1928年路過紫丁香館所作,故不可能在上海。五是題跋三雲:“煤山山頂天風涼,丁香館前野草芳”,和“丁香館”對仗的“煤山”在北平景山公園內,因而此詩所言應當均是北平風物。
5.jpg
5.jpg (111.76 KiB) 已瀏覽 108 次

齊白石“紫丁香館”印 1.5cm×1.6cm×3.6cm 無年款 上海博物館藏
  在明確了上述兩人的基本情況之後,我們可以推測,婢女胡寶珠當在1915年3月胡南湖首次來到四川,直至1917年11月調任廣東之前的這段時間內,進入了胡家侍奉。她是胡母的隨從侍女,也是名義上的義女,齊氏後來在刻“齊白石婦”印邊款上稱:“寶珠……湖北胡鄂弓(亦作公,號南湖)之母之義女也。” [17]筆者認為,胡寶珠這一名字或許還與《紅樓夢》有關,“金陵十二釵”之一的秦可卿丫鬟名叫寶珠,在秦可卿死後,寶珠見她還未出殯,便自願做了她的義女,以作扶靈哭喪之任,後又在鐵檻寺為秦可卿守靈,這和胡寶珠與胡南湖母親的關係頗有幾分相似,因而“寶珠”之名似乎是在胡家所起,從題跋四中可以確定胡寶珠並不跟從胡南湖在廣東潮汕居住,而是一直在北平侍奉胡母。
6.jpg
6.jpg (60.66 KiB) 已瀏覽 108 次

齊白石“南湖胡鄂”印1.8cm×1.8cm×4.9cm 1919年 上海博物館藏
  二 南湖知畫
  目前已知,1919年6月前後,齊白石便為胡南湖治“南湖胡鄂”印(圖4)[18] 。當年8月2日(陰曆七月初七日),齊白石在《乙未日記》中首次提到了他和胡南湖、弟子姚石倩一道遊覽城南遊藝園(圖5、圖6)的情景稱:“胡南湖,人最慕餘,一見如故,請餘遊城南遊藝園,真人海。餘未樂,食物少許而歸” (圖7)[19]。二人相識後,齊白石曾先後於1919年秋季和1920年7月間為胡南湖繪製山水精品《仿米芾煙雨圖》 和《西河古屋圖》[21] ,胡南湖也在北京畫界中大力推薦齊白石的畫名[22] ,齊白石在琉璃廠清秘閣裝裱並以“十金”價格出售的六屏畫作,被胡南湖“見之喜”,認為一幅百金,故齊白石發出了“南湖知畫” [23]的感歎(圖8)[20]。同時,和陳師曾一樣,胡南湖也是說服齊白石定居北京,進行變法,謀求更大發展的堅定支持者,齊白石曾轉述他的勸說稱:“乙未冬,餘三遊京華。將歸,湖北胡鄂公勸其不必,以為餘之篆刻及畫,人皆重之,歸去湖南草間偷活何苦耶?況辛苦數十年,不可不有千古之思,多居京華四、三年,中華賢豪長者必知世有萍翁,方不自負數十年之苦辛也。” [24](圖9)因此在胡寶珠嫁給齊白石之前,兩人已然是藝術上的知己了。
7.jpg
7.jpg (67.38 KiB) 已瀏覽 108 次

內務部職方司測繪處、京都市政公所測繪專科測制 《京都市內外城地圖》 108cm×98cm 民國六年(1917)財政部印製局彩印本 中國國家圖書館藏
8.jpg
8.jpg (37.82 KiB) 已瀏覽 108 次

《京都市內外城地圖》中宣武門外先農壇附近的城南遊藝園方位
9.jpg
9.jpg (111.1 KiB) 已瀏覽 108 次

齊白石《乙未日記》第15頁中所記與胡南湖的初次見面 北京畫院藏
10.jpg
10.jpg (72.93 KiB) 已瀏覽 108 次

齊白石《乙未日記》第16-17頁中所記與胡南湖的交往 北京畫院藏
11.jpg
11.jpg (47.3 KiB) 已瀏覽 108 次

齊白石 《水草?蝦》 冊頁 紙本 水墨 66.5cm×60cm 1920年 中國美術館藏
  三 報公以婢
  關於胡寶珠嫁入齊家時的細節和身份,齊白石《自述》和諸多傳記中都有關於原配陳春君為他挑選側室、籌備娶妻的情節,如《自述》中有“到了中秋節邊,春君來信說,她為了我在京成家之事,即將來京佈置,囑我預備住宅。我托人在龍泉寺隔壁,租到幾間房,搬了進去。不久,春君來京,給我聘到副室胡寶珠” [25]的描述,然而據筆者考證,1919年中秋節前後陳春君似乎並未給齊白石寫過家信,也沒有來京,理由有三點:第一,自5月17日(陰曆四月十八日)開始,直至10月3日(陰曆八月初十日)為止,僅就《乙未日記》所載,齊白石一共向湘潭老家寄去家書13通,收到6通,信件內容均為詢問家鄉戰亂、郵寄物品與商議子女來京上學事宜,顯然此時陳春君並未到京。第二,對於《自述》中所謂中秋節前陳春君的來信,據查《乙未日記》可知,八月十五日中秋節時齊白石“去天津,宿李直繩家”,並不在北京,其後也一直沒有關於陳春君來京的記錄,10月11日(陰曆八月十八日)還記有“與楚俊生郵片書,問湖南此時可歸否?”試想如果陳春君中秋節後來到北京,那麼此後的齊白石也就不會再向他人詢問返鄉之事了。第三,一個月以後的11月5日(陰曆九月十三日),齊白石即“買車南返”,此時胡南湖已將寶珠送到了車站(詳見下文敘述),陳春君也就更不可能出現在北京了 [26]。
12.jpg
12.jpg (76.52 KiB) 已瀏覽 108 次

齊白石《乙未日記》8月13日(陰曆七月十八日)條中所記胡南湖“報公以婢”之事 北京畫院藏
  因此,原配陳春君應該和側室胡寶珠嫁入齊家的過程關係不大,胡寶珠實則是以胡南湖報之齊白石的“四色禮”身份嫁入齊家的。在《乙未日記》8月13日(陰曆七月十八日)條中,齊白石自記道:“胡南湖見餘畫扁豆一幅,喜極,正色曰:‘君能贈我,當報公以婢。’餘即贈之,並作詩以紀其事。詩雲:菟絲情短此情長,萬事何如為口忙。採擷不思紅豆子,加餐嘗坐紫丁香(南湖有紫丁香館)。良朋如此皆為景,愛我雖衰未減狂。蟋蟀聲中歸萬裏(一作‘十月京山滿籬架’),老饞親口教廚娘”[27] (圖10),在後來的詩集收錄此詩時,齊白石又加上了《友人見餘畫籬豆一幅,喜極,索去。後報我以婢,詩以紀其事》的題目 [28]。
13.jpg
13.jpg (41.57 KiB) 已瀏覽 108 次

20世紀20年代末齊白石與原配陳春君(左一)、側室胡寶珠(右一)合影
14.jpg
14.jpg (63.17 KiB) 已瀏覽 108 次


齊白石與胡寶珠合影
  隨後,胡南湖因此畫為齊白石送來了所謂“四色禮”:一為冬蟲夏草一匣;二為雪花銀耳一匣;三為火腿、野豬腿、蔣腿三只(三只為一色禮),四為婢女胡寶珠 [29]。四色禮實為明清以來一種流傳甚廣的婚慶習俗[30] ,具有“請期”之意,同時還帶有男女雙方中的晚輩,對長輩所行的祝福之禮[31] ,可見比齊白石小20歲的胡南湖,在這份厚禮之中無不暗含著希望山翁再續一弦的深意。
  當年11月5日(陰曆九月十三日)上午八時,計畫回湖南省親的齊白石前往車站,預備返鄉,此時在北京的胡南湖便從居所紫丁香館中,將婢女胡寶珠直接帶到車站,送給了齊白石 [32],11月7日(陰曆九月十五日)一早,齊白石一行返抵漢口,11月14日(陰曆九月二十二日)已經回鄉省親了。因此通過我們對齊白石、胡南湖、胡寶珠三人關係的重新梳理與勾連可以看出(圖11、圖12),齊白石或許臆造了陳春君在他納妾一事上所發揮的重要作用,以此表明自己的明媒正娶之義,陳春君至多有可能在齊白石攜胡寶珠返鄉之際作主或默許了齊白石的納妾之舉[33] ,然而,後人諸多傳記中有關陳春君勸說齊氏納一側室、陳反復為齊挑選側室、胡寶珠是在湘潭一親戚家當侍女、陳春君帶胡寶珠一同來京、齊白石與陳春君回鄉前向胡寶珠交代守家等諸多描寫,則完全是無中生有了[34] 。
  ——————————————————————
  注釋:
  [1]1922年齊白石在給胡寶珠的畫像上曾題有跋語稱:“寶姬初侍餘時,年十有八”,並欣慰地評價她“生性雖拙,能知憐惜老翁,老萍深可感也”(齊良遲:《齊白石文集》,北京:商務印書館,2005年,第267頁)。
  [2]齊良遲:《齊白石文集》,北京:商務印書館,2005年,第141頁。
  [3]齊佛來:《我的祖父白石老人》,西安:西北大學出版社,1988年,第5-6頁。
  [4]郎紹君:《讀齊白石手稿(上)——日記》,收入中國國家畫院:《東方既白?中國國家畫院建院30周年論壇文集》,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2011年,第93頁。
  [5]林浩基:《彩色的生命?藝術大師齊白石傳》,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1987年,第264頁。
  [6]周迅:《齊白石全傳》,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226-227頁。
  [7]1902年陰曆八月胡寶珠生於豐都縣轉鬥橋胡家沖,《齊白石年譜》(胡適、黎錦熙、鄧廣銘本)1919年條中稱:“(胡寶珠)生於光緒二十八年壬寅八月,小於白石四十歲。”目前已知她的父親名叫胡以茂,是個篾匠,母親早逝,有一個姐姐嫁給了朱姓人家,有一個弟弟名叫胡海生,與在北京的姐姐胡寶珠久未聯繫,《齊白石年譜》1919年條中引《白石詩草》中“寶姬多病,侍奉不怠,以詩慰之”一詩題下的齊白石注語稱:“寶姬自言有姊從朱姓,有弟名海生,忘其居住地名”(胡適、黎錦熙、鄧廣銘:《齊白石年譜》,上海:商務印書館,1949年,第26頁)。此外,2012年出版的《藏書閣:齊白石精品集》一書中“齊白石生平與藝術”一節,將胡寶珠家鄉寫為“邦都縣”,當誤,見潘深亮:《藏書閣:齊白石精品集》,北京:印刷工業出版社,2012年,第6頁。
  [8]胡南湖生平詳見徐友春:《民國人物大辭典》,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77頁;張憲文、方慶秋、黃美真:《中華民國史大辭典》,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1335頁;李盛平:《中國近現代人名大辭典》,北京: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1989年版,第508頁。
  [9]詳見湖北省志?人物志編輯室:《湖北人物傳記》第5輯,內部發行,1985年,第36頁;田子渝、劉德軍:《中國近代軍閥史詞典》,北京:檔案出版社,1989年,第404頁。據筆者考,“宣慰使”又名“宣撫使”,為北洋政府派出的一種臨時特派官吏。詳見張政烺:《中國古代職官大辭典》,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791頁;陳立民:《中國歷代職官輯要》,蘭州:甘肅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157頁;張憲文、方慶秋、黃美真:《中華民國史大辭典》,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1434頁。
  [10]廣東潮州府自民國三年(1914)起改為潮遁道。道尹是民國初年的地方行政官名,民國三年(1914)5月23日,北洋政府公佈《道官制》,規定省、道、縣官制,分一省為數道,全國共九十三道,改各省觀察使為道尹觀察使,《道官制》規定的道尹職權是:(1)頒佈單行規程權(2)監督道內行政官吏權(3)節制調遣軍隊權(4)自委掾屬權(5)呈報總統權(6)委任財政監督權(7)委任司法監督權(8)出巡權。民國十三年(1924)6月,北洋政府內務部通令廢止道制,裁撤道尹。潮遁道這一行政區劃名於民國十四年(1925)被東江行政委員公署所取代。
  [11]據筆者考,慈惠殿位於地安門東大街南側,呈東西走向,兩端曲折。東起簾子庫胡同,西止地安門內大街,南鄰南月牙胡同,北與北月牙胡同相通。其名得於明代在此建的“護國龍泉慈慧禪林”,清代屬皇城,稱慈慧殿,民國時期沿用此名,新中國成立後稱慈慧胡同。
  [12]此畫現藏北京市文物公司,長卷、紙本設色,鈐朱文方印“木人”,白文方印“白石翁”“老白”,32.5cm×102.5cm,著錄自首都博物館:《齊白石藝術大展集萃》,北京:北京出版社,2006年,第66頁。此外,齊白石還曾為胡南湖作“紫丁香館”白文方印(圖3),該印為壽山芙蓉石,配有“跪乳羔羊”鈕,以表現胡南湖對母親養育之恩的感懷之情,邊款有齊白石款識雲:“南湖仁弟正刊。白石”,1.5cm×1.6cm×3.6cm,上海博物館藏。
  [13]《齊白石辭典》編纂委員會:《齊白石辭典》,北京:中華書局,2004年,第67頁。
  [14]齊白石口述、張次溪筆錄:《白石老人自述》,南寧:廣西美術出版社,2014年,第172頁。
  [15]齊白石口述、張次溪筆錄:《白石老人自述》,南寧:廣西美術出版社,2014年,第174頁。
  [16]1903年6月22日齊白石在回鄉乘海輪途中,曾路過上海小住,1946年10月齊白石又先後在南京、上海兩地舉辦過白石作品展覽會。
  [17]《齊白石辭典》編纂委員會:《齊白石辭典》,北京:中華書局,2004年,第7頁。
  [18]見齊白石“南湖胡鄂”白文方印,青田石,1.8cm×1.8cm×4.9cm,邊款為:“鄂,南湖近名也。乙未□(筆者按:此處應為“五”字漏刻一橫)月,白石。近字誤近名”,1919年刻,上海博物館藏。
  [19]齊白石:《乙未日記》,收入北京畫院:《人生若寄:北京畫院藏齊白石手稿?日記》(上),南寧:廣西美術出版社,2013年,第189頁。城南遊藝園是民國初年北京宣武門外先農壇北部的一處綜合性遊覽娛樂餐飲場所,一度十分繁榮,在《乙未日記》中另有兩幅齊白石在城南遊藝園遠觀北京晚景後的墨線草圖。一幅圖前有齊白石自題雲:“乙未七月初八日遊城南遊藝園,遠觀晚景,其門樓黃瓦紅壁,乃前清故物也。二濃墨畫之煙乃電燈廠炭煙,如濃雲斜騰而出,煙外橫染乃晚霞也”,圖上又題稱:“乙未七月初八日由京城外歸,畫此。”另一幅名為《公園圖》,圖上題道:“牆外淡墨水,餘霞也,公園圖,柏樹外絕無它物,好事者不時遊覽”,草圖前頁還有《題公園圖記》雲:“餘今年來京無意遊覽。一日,友人胡南湖、門人姚石倩偕至公園,即明清之社稷壇也。時值黃昏,餘霞未減,樹影朦朧。餘刪去閒人遊女,以寂寥之境畫之成圖,恐觀此者必謂大非公園,因作是記。乙未七月九日,白石老人居法源寺,時槐花正開。”這裏齊白石均稱遊覽城南遊藝園是在陰曆七月初八日(8月3日),而“門樓黃瓦紅壁,乃前清故物也”“明清之社稷壇也”等句,指的便是城南遊藝園中的先農壇,見北京畫院:《人生若寄:北京畫院藏齊白石手稿?日記》(上),南寧:廣西美術出版社,2013年版,第175-178頁、第179-180頁。
  [20]齊白石:《仿米芾煙雨圖》,立軸、紙本水墨,上款署“南湖仁弟正。乙未秋兄璜畫此為別”,並鈐白文方印“白石翁”“老蘋辛苦”,朱文方印“齊大”,71cm×46.6cm,上海博物館藏。
  [21]齊白石:《西河古屋圖》,立軸、紙本水墨,上款署“西河古屋圖,為南湖仁弟制。庚申六月中,兄潢白石”,並鈐朱文方印“阿芝”,68.5cm×36.1cm,另有陳師曾題詩與署款裱於詩堂部分,款尾鈐白文方印“陳朽”,裱邊有胡南湖於1948年3月20日補題的長跋,敘述了他當年恭請齊白石繪製此畫的緣由,款尾鈐朱文方印“胡鄂公印”,上海博物館藏。
  [22]徐大風認為:“立刻把他的畫名在北京展傳開來,替他宣傳得最力的,莫過於陳師曾及胡鄂公”,見徐大風:《不媚敵的齊白石》,載聯華圖書公司:《茶話》,1946年第6期,第44頁。
  [23]齊白石在《乙未日記》第16-17頁中自稱:“廬江呂大贈餘高麗陳年紙,裁下破爛六小條,鐙下一揮成六屏,令廠肆清秘閣主人代為裱褙,裱成,為南湖見之喜。清秘主人不問餘,代餘售之,餘以為不值一錢,南湖以為一幅百金。時流何人能畫?餘感南湖知畫,補記之”,收入北京畫院:《人生若寄:北京畫院藏齊白石手稿?日記》(上),南寧:廣西美術出版社,2013年,第190-191頁。此六條屏為紙本水墨,52cm×16.8cm×6cm,原系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舊藏,齊白石曾在畫面補題邊跋雲:“廬江呂大贈餘高麗陳年紙,裁下破爛六小條,鐙下一揮即成六屏,倩廠肆清秘閣主人裱褙。裱成,為南湖見之喜。清秘主人以十金代餘售之,餘自以為不值一錢,南湖以為一幅百金,時流誰何能畫?餘感南湖知畫,補記之,璜。”
  [24]見1920年齊白石所作《水草?蝦》一畫題跋,冊頁,紙本水墨,鈐朱文方印“齊大”“阿芝”,白文方印“白石翁”,66.5cm×60cm,中國美術館藏。
  [25]齊白石口述、張次溪筆錄:《白石老人自述》,南寧:廣西美術出版社,2014年,120頁。薩本介在所編《齊白石年表》1919年條中也稱:“中秋節近,春君來,為聘副室胡寶珠,時十八歲”,載《書法之友》,1998年第4期,第25頁。
  [26]《齊白石年譜》在引用齊白石《祭陳夫人》文中所謂“民國六年乙卯,因鄉亂,吾避難竄於京華,賣畫為活。吾妻不辭跋涉,萬裏團圓,三往三返,為吾求寶珠以執箕帚”的說法後,又頗為嚴謹地稱:“祭文中記陳夫人三次北來,均未記年月”(胡適、黎錦熙、鄧廣銘:《齊白石年譜》,上海:商務印書館,1949年,第26頁),可見編撰者對於陳春君是否曾經來京一事的質疑。
  [27]齊白石:《乙未日記》,見北京畫院:《人生若寄:北京畫院藏齊白石手稿?日記》(上),南寧:廣西美術出版社,2013年,第194-195頁。
  [28]齊白石:《友人見餘畫籬豆一幅,喜極,索去。後報我以婢,詩以紀其事》,收入郎紹君、郭天民:《齊白石全集》第10卷《詩文》第1部分“齊白石詩詞聯語”,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1996年,第94頁。
  [29]齊白石弟子李苦禪曾在“文革”中寫有《齊白石的一生點滴》一文(手稿現藏山東濟南李苦禪紀念館),文中回憶稱:“早年有小政客胡鄂公者,初以愛齊白石的畫漸成至善知交,一次送齊白石四色禮物:冬蟲夏草一匣,雪花銀耳一匣,火腿、野豬腿、蔣腿三只(三只為一色禮),另外胡使侍女一人送到齊白石家(三色禮物加一侍女即四色禮)。侍女姓胡氏即其主人胡鄂公之姓氏。後即齊白石之姨太太”(魯光:《半路出家》,武漢:湖北美術出版社,2001年,第21頁)。常任俠晚年則在隨筆《紅百合室詩話》中亦稱:“齊年六十,湘人胡南湖諤公(筆者按:此處常任俠對胡南湖的籍貫說法有誤,胡南湖應為湖北江陵人)以禮品四色為壽,少婢寶珠,即四禮品之一”(常任俠著、郭淑芬、常法韞、沈寧編:《常任俠文集》卷6,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年,第359頁)。
  [30]這也是漢族婚姻“六禮”中重要的一禮:納征,即通過男女雙方饋贈不同的禮物,表達相互兩家對婚姻的良好祝願。
  [31]婁師白晚年也曾回憶當年齊白石在世時,每年“三節兩壽”(“三節”即端午節、中秋節、春節,“兩壽”是老師和師母的壽辰)時,他都會向老師送上四色厚禮,以示尊師之意,見婁師白:《我的老師——齊白石》,收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北京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文史資料選編》第12輯,北京:北京出版社,1982年,第103頁。
  [32]齊白石《乙未日記》當日條中記有:“十三日八鐘,買車南返。至車站,胡南湖送寶珠來。姚石青(倩)、馬吉皆亦來為別”,見北京畫院:《人生若寄:北京畫院藏齊白石手稿?日記》(上),南寧:廣西美術出版社,2013年版,第200頁。
  [33]郎紹君在《讀齊白石手稿(上)——日記》一文中認為:“寶珠就是胡南湖所說之‘婢’,是以胡南湖母親義女身份送到齊家的。白石將她帶回湘潭家中,不久,就由白石髮妻陳春君作主,納胡寶珠為副室”(郎紹君:《讀齊白石手稿(上)——日記》,收入中國國家畫院:《東方既白?中國國家畫院建院30周年論壇文集》,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2011年,第93頁),這裏的敘述雖較為簡略,但也不無可能性,筆者通過本章節對齊白石、胡南湖、胡寶珠三人關係的重新梳理與勾連,或可進一步補充郎紹君文中的觀點。此外,針對齊白石自述中存在的一些史實遮蔽現象,郎紹君也曾提醒研究者,雖然“迄今最豐富的齊白石形象還在張次溪記錄整理的那本《白石老人自傳》中。但老人的自述和張次溪的整理也遺漏和回避了許多東西,真實生活中的齊白石遠比自述所描繪的生動豐富。我們的研究,不能比自述更簡單”(郎紹君:《齊白石研究》,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2014年,第8頁)。
  [34]自1962年7月15日開始,張次溪所著的《齊白石一生》一書,曾在上海《文彙報》“筆會”欄目連載80期,並由賀友直配插圖(芳菲:《風雨跌宕一甲子——<文彙報?筆會>年譜縮略》,收入芳菲:《過去心》,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第250頁)。頗具深意的是,“文革”時期作為“四人幫”成員之一的姚文元,曾於1962年9月20日作《讀報偶感》一文,點評《文彙報》所連載的《齊白石一生》,他在文中首先就提到了齊白石正室陳春君為其納妾胡寶珠之事,並認為“似乎他妻子這一行為頗為賢慧”“這樣的材料,究竟有沒有必要在報紙上登載的傳記作品中加以渲染,是大可研究的”“把他妻子這一行動寫成仿佛很賢慧,這能反映當時的真實狀況嗎?”(姚文元:《讀報偶感》,收入姚文元:《想起了國歌》,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63年,第164-166頁)。1984年,高信在《<齊白石一生>》一文中,亦談到了姚文元對此事的指責,他認為這是姚氏“揮起極左的棍子”,對張次溪一書的責難,因而反對姚文元所謂的“真實論”,並提出“是的,娶妾一事,是舊時代的陋習,即如齊白石先生也不可免俗,這也正是時代之使然。如實寫來,何謂‘不真實’呢?難道抹去這點才叫做‘真實’麼?我想,假使白石老人泉下有知,也會對姚文元的‘真實論’大搖其頭吧!”(高信:《<齊白石一生>》,收入高信:《常蔭樓書話》,西安: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1998年,第64頁),兩人的文章雖都不是嚴謹的史學研究,卻也能看出前人已經對齊白石納妾一事中陳春君所扮演的角色和胡寶珠嫁入齊家的細節有所懷疑和爭論。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聯繫: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一 2月 19日, 2018年 9:07 pm

臺北故宮花燈圖特展:看畫中的“萬戶春聲”
澎湃新聞記者 陸斯嘉綜合報導
  傳統節慶起源於農業社會,在春耕、夏耘、秋收、冬藏之間,為了調節生活節奏,反映歲時季節的變化,遂訂定各種節日,並隨著時間遞嬗,逐漸形成豐富的節令習俗。從各地的新年慶祝,一直到圍爐守歲,不外乎謝神與祭祖儀式,表達對天地萬物的感謝、慎終追遠以及對未來的祈願。其間,不僅蘊藏著倫理觀念,也包涵了深刻的人文情懷。
  正在中國臺北故宮博物院舉辦的《燈輝綺節─花燈節慶圖特展》,通過三個精心策劃的單元“年節年俗”“花燈迎春”“歲朝報喜”,讓觀眾宛若穿越時空,親臨其境般賞覽古代濃厚的年節歡慶興味,體驗燈市之輝煌盛景。
  新年是一年之中最隆重的節日,從臘月冬至祭天、臘八節敬佛,到祭灶送神、迎神的儀式;除夕驅疫、祭祖、分歲、守歲;元旦爆竹迎新、拜年賀歲,直到元宵觀燈,才算完成整套年節儀式。這一系列的年俗活動,除了表達對天地神祇及萬物的感謝與敬畏,也包含慎終追遠與飲水思源的文化傳承。藉由古代畫家的巧手,新春佳節也以多種角度,呈現各種禮俗與歡慶氣氛。
  在“年節年俗”單元,共展出明代吳彬《歲華紀勝圖冊-大儺》、清代董邦達《繪御筆範成大分歲詞》、清代劉權之《萬戶春聲》等9幅明清時期作品。
1.jpg
1.jpg (43.05 KiB) 已瀏覽 107 次

明 吳彬 歲華紀勝圖 冊 大儺
  吳彬,萬曆(1573-1620)間人。所繪人物,形狀奇特,自成一家。“大儺”是除夕打鬼驅疫求吉的儀式,以戴假面裝判官、土地之類,驅祟出城外;另有銅鼓驅疫習俗,如橋上一列送祟隊伍,其中兩人手舞足蹈,裝扮成“儺”的奇特面貌,四人抬著“神祇”,橋頭兩人抬鼓,一人打鼓,一人敲鑼引導,描寫儺儀時鬧烘烘的景象。畫中人物外形肖似陶偶,通體結構雖不盡眞實,但細看卻處處充滿變化。
2.jpg
2.jpg (63.26 KiB) 已瀏覽 107 次

清 劉權之 萬戶春聲
  劉權之(1739-1818),乾隆二十五年(1760)翰林,官至大學士,善書、畫。《萬戶春聲》選自《億春書瑞》冊第一開,畫過年即景,城垣連綿,房舍林立,遠山掩映,煙雲無際。河岸邊,孩童燃鞭炮戲耍。鄰里友人,互道恭喜賀年,大有“千家萬戶臘月鬧,阡陌道路互道吉”的春節熱鬧景象。通幅設色淡雅,線條簡練,點染隨意。
  正月一日是為歲朝,此時一元複始,萬象更新。展覽“歲朝報喜”單元中,8幅自宋代至民國時期的作品,展示了以歲朝命題的吉祥畫,描繪茶花、臘梅、水仙、南天竺和靈芝等新春應景花卉,展現春暖花開、歲首迎新的洋洋喜氣;同時,還有描繪以親朋故舊走春拜年,孩童嬉戲於庭,慶賀新年的新春情景。歷代畫家作歲朝圖,蘊含有元旦開筆,預祝全年皆萬事吉利之意。
3.jpg
3.jpg (37.84 KiB) 已瀏覽 107 次

傳 宋 趙昌 歲朝圖 軸
  本幅畫梅花、山茶、水仙和長春花等新春花卉,色彩明麗,以朱砂、白粉、胭脂、石綠畫成,再用石青填底,顯得富麗堂皇。構圖壓縮景深,採取層層往上堆疊的方式,坡石和繁密交錯的花木佈滿整個畫面,將自然生態轉化成圖案式的趣味,燦爛繽紛,富裝飾性,與“歲朝圖”的吉祥命意相齊。
  這幅畫據傳為宋代趙昌(10-11世紀間)所繪。趙昌善畫花卉,每於清晨朝露下,對景描摹,故自號寫生。本幅雖有“臣昌”二字款,但以筆墨畫風論,應是宋以後畫家的托名之作。
4.jpg
4.jpg (35.85 KiB) 已瀏覽 107 次

傳 宋 緙絲 新韶嬰戲(局部)
  緙絲是以簡單的平紋木機,采通經斷緯織造,將紋樣描繪在經面上,依畫稿所需調配各式色線,分別裝進梭子中,依圖案設計來回穿梭於圖形的經線之間,周圍留下鋸齒狀的空隙,又稱為“刻絲”。這幅為紅地設色織,牡丹文石滿布畫面,花形繁複碩大。孩童十人,於新春過年時節,戲耍於花間,有著官服,有穿僕役、馬夫服飾,扮演官員出巡、差役鳴鑼開道的戲碼,陣仗威風,既富趣味,又具吉祥意涵。
5.jpg
5.jpg (36 KiB) 已瀏覽 107 次

清 金廷標 戲嬰圖 軸
  《秋庭戲嬰圖軸》是北宋宮廷畫家蘇漢臣的代表作之一,畫作描繪了二個兒童在庭院中圍著小圓凳,聚精會神玩推棗磨遊戲的情景,畫面自然真實有趣,用筆工細,設色鮮豔,構圖新穎,是一件難得的兒童題材畫佳作,同時也是研究兒童服飾、玩具、宋代傢俱的重要史料。這幅作品不久前還曾於臺北故宮博物院“國寶的形成─書畫菁華特展”中亮相。
  在一年慶典中,以正月十五日的元宵節最具歡喜意象。“元宵”又名上元節、元夕節或燈節,可溯源至漢武帝對“太一神”的崇拜,以盛大的燈火進行祭祀。唐代已由祭神燈火演變成可供遊賞的花燈,夜舞百戲,喧囂熙攘,盛況空前。宋代元宵節前後會置設“燈市”,懸售各式奇巧燈彩,明代以後更為風行。現代的元宵節盛會,除延續觀燈、猜謎、擲炮城及品嘗元宵美食等活動,複結合時尚、科技與傳統等豐富元素,綻放綺麗繽紛的視覺效果,為燈節妝點出無比歡樂的氣氛。
  觀燈、提燈自然是畫家喜好的主題。畫家們記錄古時元宵燈節的盛況,傳達出燈月交輝,迎春納福的景象。
6.jpg
6.jpg (45.59 KiB) 已瀏覽 107 次

清 畫院畫 十二月月令圖 一月
  《十二月月令圖 一月》描繪農曆正月十五元宵佳節賞花觀燈活動。亭臺樓閣處處張燈結綵,戶外施放煙火,人物集聚品評各色燈具,觀賞滿園盛開梅花。門廊屋頂多採用厚重卷棚頂,圓弧頂宅門與彎蜒遊廊,將院落劃分出幾個獨立空間,沿著斜角線縱向延伸,頂端即重簷卷棚觀景樓閣。後方庭院空地高架盒子彩燈,婦孺老少群聚觀賞各種技藝表演,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7.jpg
7.jpg (55.07 KiB) 已瀏覽 107 次

清 升平樂事圖 冊
  《升平樂事圖冊》共計十二開,描繪宮廷仕女、孩童,於庭院中嬉戲鬧元宵,賀新年等歡樂情景。畫中提燈有象、鶴、鹿、蝙蝠、鷹、兔,魁星等,樣式多元,製作精美,清宮過年奢華景況,表露無遺。圖冊描寫了各樣的吉祥涵義圖樣,如第一開《白象花燈》,象馱插著如意、戟之花瓶,有太平有象、吉祥如意等寓意,是民間過年喜愛的題材。依精麗之畫風看來,應為院畫家所作。
  此次《燈輝綺節─花燈節慶圖特展》的展期為2018年1月1日至3月25日。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聯繫: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六 3月 10日, 2018年 7:41 pm

藝術品為何越來越貴:市場大數據所看到的奇景
關注藝術品市場時間越久,往往會對拍賣中的高價習以為常,因為無論怎樣的年景,總會不時爆出的藝術品拍賣新紀錄,引發幾場打了雞血似的討論。
  然而在過去的2017年裏,已經對高價練就了較強抵抗力的人們卻難免會發現這樣一件奇怪的事:自己的雞血不夠用了。
1.jpg
1.jpg (60.82 KiB) 已瀏覽 106 次

達芬奇《救世主》2017年11月15日在紐約佳士得以4.5億美元成交,極大地提升了藝術品拍賣的價格紀錄,將藝術品拍賣帶入一個新紀元
  問題的關鍵不在於你的氣血不足,而是在過去一年裏,藝術品拍賣最高價格已經大大超越了此前多年的範疇,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也是未知的領域,而朋友圈中對此最常見的形容便是“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力”。
  那麼,藝術品拍賣的價格為什麼越來越高了,他們又為何都紮堆在2017年?
2.png
2.png (285.03 KiB) 已瀏覽 106 次

《2017年度全球藝術市場報告》
  近日,由Artprice和雅昌藝術市場監測中心(AMMA)兩家分別在東西方佔有主導地位的機構聯合發佈的《2017年度全球藝術市場報告》,用全球藝術市場的大數據,分析並解釋了2017年中發生的這些新變化和趨勢。
  高價暴增,市場將進入怎樣的“新紀元”?
  2017年藝術品市場究竟發生了什麼?相信這是大多數人期望從這份報告中得到的答案。那麼先來一組直觀的大數據,瞭解一下:
  2017年,全球藝術品拍賣成交達149億美元,相比前一年增長了20%,結束持續兩年的下滑。
  上半年平穩(增長9%),下半年強勢(增長32%)。
  全球五大市場共同復興:中國增長5.4%,美國增長42%,英國增長18%,法國增長35%,德國增長12%。
  中國依然是全球最大的藝術市場,交易額達到51億美元,占全球交易額的34.2%。美國緊隨其後,交易額為49.6億美元。
  全年3件藝術品拍賣價格超過1億美元,達芬奇的《救世主》將藝術品拍賣的最高價格提升至4.5億美元(此前是1.79億美元)。
  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以1.4億美元成交,成為首件拍賣價格過億的亞洲藝術品。
  看完這樣喜大普奔的數字,是不是覺得全球藝術品市場也將隨著今年的時節一起進入一個新春天?其實不僅是螢幕前的你,連《報告》的書寫者也不淡定地將2017年稱為開啟“藝術品市場新紀元”的一年,原因有二:
  首先,一個全新的價格秩序(幾個月前還未成形)已經建立起來,未來幾年必將出現更多的博物館級作品,來填補舊紀錄與新紀錄(分別為1.8億美元和4.5億美元)之間的鴻溝。
  其次,這一年值得紀念的地方在於,這是自中國市場進入以來(2008年),藝術品市場的各大強國首次共同顯現出強勁和持久的增長勢頭。
3.jpg
3.jpg (92.51 KiB) 已瀏覽 106 次

 在2017年12月北京保利史無前例的“震古鑠今”專場中,齊白石的《山水十二條屏》打破了由其自己保持的亞洲藝術作品的紀錄
  新紀錄無疑的是市場最顯見的風向標,過去的一年裏,藝術品市場上的兩大強國各自創下了全新的拍賣紀錄,足以說明問題。2017年12月,在北京保利史無前例的“震古鑠今”專場中,齊白石的《山水十二條屏》打破了由其自己保持的亞洲藝術作品的紀錄(此前的紀錄為4.255億元,由同樣出自齊白石之手的畫作《松柏高立篆書四言》,在2011年創造)。9.315億元(折合1.4億美元)的新紀錄讓中國終於在全球最昂貴的10件拍品中占得一席之地。
  而達芬奇《救世主》的奇跡更是早已震撼了全球,其所引起的波瀾,超過拍賣史上以往的任何一件作品。僅僅從冰冷的數字來看,4.5億美元的成交額,一舉貢獻了全年美國市場9%的份額,也即全球交易額的3%,也大大鼓舞了美國乃至全球的拍賣行業,足見其力量。
4.png
4.png (134.64 KiB) 已瀏覽 106 次

全球藝術品市場最高價TOP10
  除了皇冠頂端的珍珠,在更廣範的市場層面上,中國(51億美元)繼續領跑美國(49.6億美元),但優勢微弱:藝術品市場上兩大強國之間的競爭從未如此白熱化。
5.png
5.png (29.26 KiB) 已瀏覽 106 次

中國和美國拍賣成交額演變
  不過,中美市場的運行方式有著顯著的區別:中國市場依靠的是大量上拍的藝術品(有超28萬件作品上拍),其中只有32%成交。美國市場則擁有市場上最高的成交率(75%),遠超西方平均水準(66%)。儘管如此,兩國的交易量開始史無前例地接近:中國成功拍出了89400件作品,美國為82000件。
  中美兩大強國的表現令人驚歎,《報告》也預計兩國藝術品市場將在二十一世紀的絕大部分時間裏持續保持統治地位。
  誰是最暢銷的藝術家?
  華麗的總體成績固然關鍵,但切入具體的市場行為中,我們要面對的,還是每一個具體的藝術家,以及每一件具體的藝術作品。因此《報告》所呈現的“2017年全球500強藝術家”,以及“2017年全球拍賣百強榜”,尤其值得玩味。
  如奇跡般降臨的《救世主》,令這兩份榜單的榜首位置失去懸念。4.5億美元,不僅在單價上遠遠甩開了1.4億美元的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甚至在總額上也力壓全年成交了2879件作品的畢加索。孤品壓全球,這恐怕也是拍賣史上絕無僅有的畫面。
6.jpg
6.jpg (122.45 KiB) 已瀏覽 106 次

張大千《江堤晚景》以1.32億元人民幣成交,是其2017年最高作品單價
  除了達芬奇,年度最暢銷藝術家的名單,也較往年出現了比較大的變化。2017年有4位中國藝術家進入全球年度成交總額TOP10,除了華人藝術市場最暢銷的齊白石、張大千和傅抱石外,趙無極也憑藉著強勁表現,首次躋身前十行列。其他座次則分屬歐美藝術大師,包括畢加索、巴斯奇亞、安迪沃霍爾、莫奈和塞托姆佈雷。全球有超過26.7億美元的成交額歸功於這十位藝術家,占年度總額的18%。
  而如果將名單擴展至50人,則有崔如琢、黃賓虹、吳冠中、李可染、吳昌碩、常玉、徐悲鴻、陸儼少、陳容、林風眠和浦濡11位中國藝術家新增其中。
7.jpg
7.jpg (136.83 KiB) 已瀏覽 106 次

2017年全球拍賣成交總額前50藝術家
  從結果不難看出,近現代書畫藝術家佔據中國市場的絕對核心,而這也和市場整體行情變化相吻合。據雅昌藝術市場監測中心(AMMA)統計,2017年中國市場最明顯的上漲板塊便是近現代書畫,成交總額較比2016年上漲了18.72%,較比2015年則提升了27.37%。
8.jpg
8.jpg (57.5 KiB) 已瀏覽 106 次

2017年趙無極作品兩度刷新個人紀錄,以2.026億港元成交的《29.01.64》是其目前拍賣價格最高的作品
  此外,二十世紀早期油畫亦有突出成績,趙無極和常玉無疑是其中佼佼者。其中,趙無極在2017年兩度刷新個人拍賣紀錄,其創作於歐洲的抽象畫持續不斷地加入到亞洲藏品的隊伍之中。其84%的收入來自亞洲,只有不到14%來自法國。對趙無極作品的追捧使其價格指數自2000年起上漲了864%。年復一年,藝術品需求的國際化讓他的市場也變得越來越高效。
  而西方市場也與中國市場出現了相同的趨勢,在TOP50名單中,19-20世紀歐美藝術家佔據22席。雖然該板塊前幾年曾出現一定的下滑趨勢,但中國藏家越來越廣泛的國際視野,以及對西方現代藝術大師的偏愛側面強化了其中部分藝術家的表現,如畢加索、莫奈、梵高、雷諾阿等藝術大師都是中國收藏家們迫切的目標。
9.jpg
9.jpg (76.15 KiB) 已瀏覽 106 次

2017年梵高作品《田野裏耕地的農夫》以813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略低於其1990年的拍賣紀錄
  再進一步擴大,在500強榜單中,歐洲藝術家佔據近半席位,中國藝術家共有128人上榜,為25.6%,北美藝術家82人,占16.4%。拉丁美洲(12人)、非洲(6人)和大洋洲(6人)則持續崛起。
  上榜的中國藝術家裏,在世藝術家有30位,分別是崔如琢、曾梵志、周春芽、張曉剛(微博)、朱銘、羅中立、範曾、劉煒、艾未未、薑國華、黃永玉、劉野、王明明、劉丹、陳佩秋、黃建南、蕭勤、周河河、李真、劉國松、何家英、賈又福、史國良、王衍成、王廣義、籍忠亮、李唐、黃廷海、劉廣和嶽敏君。
10.jpg
10.jpg (51.8 KiB) 已瀏覽 106 次

曾梵志《面具系列 1996 NO.6》2017年在保利香港以1.05億港元售出
  其中當代書畫家有14位,油畫及雕塑類的藝術家有16位,這其實也是2017年度中國現當代藝術品市場的一個回饋,雖然經常出現中國現當代藝術崩盤之類的輿論,但是2017年下半年強勢表現讓許多人對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的前景大為改觀。
  誰在為拍場上的天價買單?
  由於市場和貨幣體系的關係,在往年的“全球拍賣百強榜”的前列,很少能看到中國藝術品,但《山水十二條屏》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尷尬的現狀,1.4億美元的價格,即使放眼全球,也僅次於達芬奇,位列全年單價榜第二。
11.jpg
11.jpg (23.85 KiB) 已瀏覽 106 次

巴斯奇亞《無題(Untitled)》使其成為第一位躋身1億美元行列的當代藝術家
  巴斯奇亞同樣是2017年市場不可忽視的人物,其作《無題(Untitled)》在蘇富比(微博)紐約以近1.105億美元的價格成交,位列全年第三。這一交易記錄宣告了當代藝術經濟價值的長足進步,也第一次讓一位當代藝術家躋身藝術市場大家的殿堂。而這件作品的傳奇之處還在於其在1984年的價值僅為2.09萬美元。33年後,它以約5300倍的價格賣給了日本億萬富翁前沢友作,後者將該作收入了他在日本千葉建造的私人博物館中。
  在巴斯奇亞之前,安迪沃霍爾一直是戰後及當代板塊的領跑者,雖然近幾年在高端市場步履趨緩,但沃霍爾依然憑藉紐約佳士得中以6087萬美元成交的《六十幅最後的晚餐》位列2017單價第六,並保持著總成交額第四的位置。

12.jpg
12.jpg (32.18 KiB) 已瀏覽 106 次

安迪沃霍爾《六十幅最後的晚餐》2017年以6087萬美元成交
  這兩位藝術家見證了戰後及當代藝術最強勁的價格增勢:當代藝術的價格指數自2000年起上漲了40%,同期的戰後藝術價格指數攀升了80%。
  此外,包括塞托姆佈雷、利希滕斯坦、羅伯特勞森伯格、格哈德裏希特、彼得多依格、克裏斯托弗伍爾(Christopher WOOL)和馬克格羅蒂楊等藝術家也拍出了1000萬美元以上的成績。
13.jpg
13.jpg (96.96 KiB) 已瀏覽 106 次

彼得多伊格《玫瑰穀》在2017年富藝斯拍賣行以2880萬美元成交,是目前最貴的在世英國藝術家
  價格方面最重要的變化 —— 價格是過去二十年裏對藝術品市場影響最大的因素 —— 是藏家開始重新看重當代藝術。部分藝術家,尤其是英語圈藝術家如彼得多伊格、傑夫昆斯、克裏斯托弗伍爾、理查德普林斯等,在職業生涯中所企及的價格水準是以前的藝術家在世時無法想像的。不過當代藝術的熱潮還需等待長期的驗證。2008年的金融危機就曾是一次尤其困難的考驗,但最終值得慶倖的是,大部分當代藝術的重要人物都成功地挺過了這一難關。
  “博物館產業”毋庸置疑是藝術品市場取得卓越進步的主要動力,包括達芬奇、齊白石、巴斯奇亞等2017年最高價的經典作品無一例外都將進入博物館的收藏體系當中。這是第一次,購買行為不來自億萬富翁的心血來潮,而是來自一項可以吸引參觀人數、影響大型博物館票務的購買策略。
14.png
14.png (248.95 KiB) 已瀏覽 106 次

以4.5億美元競得《救世主》後,阿布扎比盧浮宮吸引了全球的目光,而其大膽的舉動對藝術品市場影響深遠
  據《報告》統計每年全球新增超過700家博物館,這已成為二十一世紀全球經濟的現狀。2000年至2014年間興建的博物館數量要比整個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的建館數總和還多。
  這種瞄準高端藝術品的經濟思維也解釋了那些金額高達數億美元的交易從何而來,而鑒於大型博物館在社會學意義上的變化,藝術品市場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將來見證單價十億作品的誕生。。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聯繫: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日 3月 18日, 2018年 2:57 pm

損失了幾千萬!三兄弟不識貨低價甩賣倫勃朗畫作
2018年01月17日 07:47

1.jpg
1.jpg (51.01 KiB) 已瀏覽 105 次


資料顯示,這幅畫作正是倫勃朗早期的作品,也是此前遺失在外的眾多作品之一,正式名稱為《失去意識的病人(寓意嗅覺)》,繪製年份大約是在1624-1625年,畫家當時還處在青少年時期。
  
  據英國《每日郵報》網站1月15日報道,對於生活在美國新澤西州蒂內克市的內德·蘭道、羅傑·蘭道、史蒂文·蘭道兄弟三人來說,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幅當初在祖父的餐廳裏掛了幾十年、積滿灰塵的舊畫,居然會是大名鼎鼎的荷蘭畫家倫勃朗的真跡。
  報導稱,三兄弟的母親最近過世了。在清理母親留下的遺物後,三人準備將母親的房子也賣掉,並將賣得的錢平分。除此之外,他們還打算再搜羅一些值錢的物品,一起多換點現金。一番整理之後,他們找出了一組銀質茶具,一張舊乒乓桌,以及這幅他們都非常熟悉的舊畫,此外還有其他一些東西。不過,彼時三人都對這幅畫沒有多大興趣。

  “畫上畫了一個暈倒在椅子裏的女人,旁邊有兩個男人正在給她嗅鹽,試圖讓她清醒過來。”內德回憶稱,“當我還是個孩子時,我還曾納悶過,餐廳裏為什麼要擺這樣一幅畫?”
  據悉,當年三兄弟的祖父去世後,這幅畫就在羅傑家的地下室裏擱置了數年。三人後來決定搞一個“大清倉”,把這幅畫以及其他三人用不著的東西,統統賣給一個拍賣行。拍賣行的評估員約翰·奈當時估算稱,三兄弟的銀器和包括這幅畫在內的三幅畫,總共能賣差不多幾千美元。

  “這幅畫上面的顏料都已經碎裂了,有些部分還缺失了。算不上多美麗,上面的三個人也都長得不太好看。實在是太平凡了。”評估員表示,“整幅油畫看上去黑乎乎的又褪色了,畫上的三個人有一個還暈倒了。”
  不過,這幅畫在拍賣行掛出後,競拍的價格沒多久就從起拍的250美元(約合人民幣1607元),躥升到了評估員心裏預期的最高值800美元(約合人民幣5143元)。

  隨後,事情的演變非常出乎意料,一個來自法國的競拍電話直接將畫的價格太高至5000美元(約合人民幣3.2萬元)。隨後,一名來自德國的競拍者又將價格提高到8萬美元(約合人民幣51萬元),隨後是1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64萬元)。沒費多久的功夫,這幅畫的競拍價格就已經飆升到4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57萬元)。

  最後,來自法國的競拍者以總價11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707萬元)的高價買下這幅畫。由於未拍得的作品無法驗真,競拍者直到畫作到手後才對畫進行了鑒定。鑒定確認為真跡後,他們立刻將畫轉賣給了收藏家,此時賣出的價格已經達到了4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571萬元)左右,而最初賣掉畫的三兄弟,卻已經無法分得這筆錢了。

  據瞭解,直到來自德國的競拍者向拍賣行道明原委時,拍賣行才知道這幅舊畫短時間內身價暴漲的秘密。競拍者向拍賣行的員工表示:“這是一幅倫勃朗(的作品),我幾乎耗費了我職業生涯的全部時間來尋找它。”
  資料顯示,這幅畫作正是倫勃朗早期的作品,也是此前遺失在外的眾多作品之一,正式的作品名稱為《失去意識的病人(寓意嗅覺)》,繪製年份大約是在1624-1625年,畫家當時還處在青少年時期。

  不過,多少能給草草賣掉這幅畫的三兄弟一些安慰的是,當年他們的祖父在買下這幅畫的時候,也並不知道這是倫勃朗的作品。據報導,這幅作品是三兄弟的祖父在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前夕,在房地產拍賣中從一個同樣“一無所知”的賣家手裏買到的。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聯繫: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日 3月 18日, 2018年 2:58 pm

600元就能買價值5萬齊白石後人真跡 還能這樣?
2018年01月22日 11:41

  齊白石有多著名,我就不多說了,12月17日,那幅讓人振奮的《山水十二條屏》以9.315億元人民幣成交,一躍成為目前最貴的中國藝術品,舉國上下都被齊老頭子感動了,然而即便我們工薪階層再感動,想要購買一幅齊白石也是難於上青天啊!

但是我們可以購買齊氏傳人啊,花600元就可以買到一幅的齊白石小孫女齊慧娟限量版簽名複製藝術品,而!且!購買者還有機會抽獎得到價值5萬元原作。 “今年春節不收禮呀,收禮~就收~齊白石!”,不僅送的是藝術品,還送的是一份齊派的自信。齊慧娟這幅《樂遊》寓意吉祥,宜收藏宜送禮。在廣東話裏,“撈點小蝦”的意思是賺點小錢的意思,多討喜,在這幅畫裏,幾只小蝦鮮活靈動,自信滿滿。你還等什麼呢!

1.jpg
1.jpg (46.49 KiB) 已瀏覽 105 次

齊白石小孫女齊慧娟

2.jpg
2.jpg (67.35 KiB) 已瀏覽 105 次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聯繫: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日 3月 18日, 2018年 2:58 pm

徐悲鴻精品巨作集中展示 領銜中國美術館新年展
2018年01月26日 07:34
1.jpg
1.jpg (43.89 KiB) 已瀏覽 105 次


1月25日,中國美術館舉行新年展,“民族與時代——徐悲鴻主題創作大展”“花開盛世——中國美術館藏花鳥畫精品展”“筆墨當隨時代——弘揚新金陵畫派精神江蘇美術采風展”同時開幕。

  北京1月25日電 《愚公移山》《奔馬》等118件徐悲鴻具有時代標誌性和歷史價值性的作品25日起亮相中國美術館,拉開中國美術館新年展的帷幕。

  此次展覽是國內外第一次圍繞徐悲鴻大型美術主題創作進行的全方位策展,也是徐悲鴻美術精品近十年來首次大規模地集中展示。
  118件精品分為三大篇章,“民族精神”一章中展出徐悲鴻《愚公移山》《田橫五百士》《徯我後》《巴人汲水》《保衛世界和平大會》《會師東京》等具有代表性的巨制,“圖稿敘事”中展出徐悲鴻為創作《愚公移山》等作品所繪的畫稿與素描,其中多件圖稿為首次展出。“家國憂思”篇章則展出徐悲鴻具有民族象徵意義的《馬》《獅》《鷹》等作品以及為系列主題創作而繪製的圖稿。

  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表示,20世紀上半葉,徐悲鴻先生提出以西融中的主張,成為民族新文化的宣導者和創新者,並集美術家、美術教育家於一身,成為影響後世的一代大師。“今天,在中國美術館舉辦的‘民族與時代——徐悲鴻主題創作大展’,將徐悲鴻作品中民族與時代的關係通過當代的新展示、新媒體、新方法、新載體的不斷傳揚與積極拓展,使‘悲鴻精神’的當代彰顯融入新的時代語境,增添了新的時代意義。”

  同日開展的還有“花開盛世——中國美術館藏花鳥畫精品展”和“筆墨當隨時代——弘揚新金陵畫派精神江蘇美術采風作品展”,三個展覽的同時開幕是中國美術館為觀眾準備的新年禮。

  文化部部長雒樹剛指出,近年來,中國美術館新年展已經形成品牌,不僅在每年新春之際為廣大觀眾奉上視覺盛宴,送上美的祝福,也逐漸引領形成了美術館裏過大年的文明風氣。


回到「您的第一個版面」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