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您的第一個版面描述。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574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聯繫: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日 4月 15日, 2018年 6:54 pm

我最崇拜的畫家:八大山人 齊白石 林風眠 石魯
2017年11月13日 15:26

  編者按:“能在水面上撲騰,也可能濺出些水花的,往往並不是大魚,大魚多在水底深處。”賈平凹這樣評價王金嶺。

  2017年10月25日,長安畫派領軍人物、著名畫家王金嶺先生在河南省新鄉市南濠圃,因心臟病突發逝世,享年78歲。嗚呼,哀哉!王金嶺先生突然走了!陝西藝術界和中國當代畫壇聞之無不扼腕、痛惜,賈平凹、王西京等眾多文藝界人士彙聚在西安翠華山下的先生故居南圃,舉辦追思會,在雨中向王金嶺遺像鞠躬、獻花,深切悼念這位風骨卓越的藝術家。

  王金嶺先生畢業於西安美術學院,師從國畫大師石魯,擅長寫意花鳥。先生一生潛心於國畫實踐和理論研究,畫風沉雄,筆墨恣肆無羈,能於常見題材中獨出心裁,具有強烈的西部風格和東方意味。畫界人士稱他的畫是陽春白雪,一枝獨秀。1984年,王金嶺在一幅題為“荷花”的作品中,採用淡墨畫法,將月下荷塘的朦朧之美表現得淋漓盡致,在全國引起轟動。先生一生生性淡泊,不慕名利,深居簡出,潛心創作,以崇高的人格魅力和卓越的藝術成就,贏得藝術界的尊敬。

  得知先生離去,心情沉重,特精心編選王先生生前藝術隨筆,以及名家悼文以茲紀念。祝丹青前輩,一路走好!

  我最崇拜的畫家是八大山人、齊白石、林風眠、石魯。
  我這一輩子,從年輕到老就崇拜四個畫家,我把這四個畫家當成神;我不是迷信,中國所謂的神其實都是人。你比方說,過去農村、城市都有關帝廟,關帝廟供的誰,關公。本來就有關公這個人,因為關公講誠信,深圳人管他叫財神爺。因為關公講誠信,所以大家把他當成中國非常講義氣的人去崇拜。我崇拜的所謂神,他在某一點做到極致的時候,他就是神,就是非人力所及,就是正常人你是達不到的。

  我心目中有四個神,一個是八大山人。我過去沒有接觸到八大山人,後來上大學看到八大山人的畫時,我感覺他不單單是簡,他背後的東西,能讓我很快感受到那種衝擊力。不是講氣韻生動嗎,往那兒一站,我就想膜拜,“八大”在我心裏已經是永遠的形象。“八大”出版的幾乎所有東西,哪兒有原作,我非去看不可。為什麼?因為他每一張畫裏邊,你看似很接近,其實每一張都有每一張的不同,每一張都有要命的地方,所以他是神。我那麼崇拜他,他不是沒有理論高度,他就是不寫,從他的畫到他的書法,山水,人物,花鳥,一個比一個好,很了不得,我經常說他是後現代主義之父。

  第二個是齊白石,齊白石雖然上世紀五十年代去世,但他畢竟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人,他活著的時候出的郵票和畫冊,當時我看了就感覺了不得。齊白石是農民,是木匠。其實,齊白石更是了不得的中國文化人,他年輕時候在湘潭詩社就寫得一手好詩。我年輕時沒研究詩的時候,覺得他寫的就是順口溜,等我下功夫去鑽研韻律,才發現齊白石的構思非常了不起;跟他的畫兒一樣,他是一個非常成熟的詩人,所以說齊白石讓我崇拜得不得了。他畫的蝦很精彩,其實對於我來講,這種精彩就好像是僅僅給的小費;他老鄉來了沒有路費,他畫一個蝦到王府井賣,當時可以賣二十塊錢或者是賣兩塊錢,可以做路費回到長沙。齊白石的蝦很精彩,但對我來說,他畫的蝦創作含量相對少一些,他很熟練就可以滿足一般人欣賞的那種精彩,透明,活蹦亂跳的感覺,這種小品對我而言是當小費來講的。

齊白石的所謂大作,我認為不在於篇幅多大不在於什麼品種、什麼情節,他的作品能抓你一輩子,你研究一輩子能把你抓一輩子,他的藝術感染力仍然存在,齊白石有這個能力。齊白石所有的努力都是有效的,不像我們做無用功,我記得年輕時候一個晚上畫了很多紙,現在想起來很可怕,都是無效勞動,但齊白石都是有效勞動,所以說我很崇拜齊白石。在解讀齊白石的時候,用我的語言去表述,別人就感覺很新鮮;當然一個畫家去解讀他,和一個理論家去解讀他,和一般老百姓去解讀他完全是兩個層面,這種解讀越過了表面的東西。對畫家來說,齊白石為什麼這個技巧是這樣去畫,我們都要考慮。

我有一次和王子武同學討論齊白石畫的一張蘭草,題的款是“處處中鋒,俗不可耐”,這就很有意思。好多人不是講中鋒用筆是很了不得的嘛,齊白石就說你處處中鋒,你傻帽一個,當時看了很有感觸。王子武補充了一句,畫面下邊不是兩方章子嗎,這個印文是啥,那個印文是啥,這就是做學問的精細、入微,所以王子武有那樣的成就,跟他做學問的深入有直接關係,不是說我們看構圖一看就完了。你再看齊白石那個章子,裏邊一筆伸出去,一個點呼應那又是一個天地,那章子那幾筆構成那又是一個世界。咱們經常說詩書畫印等等,你要看得細的時候,你能看出一個藝術家的綜合成就,他的真正實力,我講為啥崇拜齊白石,因為他的綜合實力,他對中國文化的理解,他對他的藝術製作就是在技巧層面的努力,我歎為觀止,你永遠別想超越他,起碼我是這麼看的,所以我把齊白石看作是神。

  第三個神是林風眠,別人說他是畫西畫的,我不以為然,我說林風眠是正兒八經畫中國畫的,他對中國畫的理解跟一般人泛泛的理解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我最早崇拜他是從他畫的一幅貓頭鷹,就是傍晚時候的貓頭鷹,後邊的幾片葉子,葉莖裏邊有水分在流動,整個把傍晚的氣氛表現得淋漓盡致,確實像很濃烈的酒一樣。再看其他作品,都一樣,都是給你很多藝術上很純淨很了不起的東西。我買了林風眠畫冊以後,裏邊五百多張畫,你可以發現四百多張畫讓你不一定喜歡,但是有十幾張,就能夠讓我把他定為神,因為確實在藝術造詣上,並不是你一般人隨隨便便就可以達到的。就像跳高一樣,你跳了一輩子,只跳了一米高,人人可以跳過去,沒用;人家跳了兩米五,跳一下就行,只要有錄影大家看到了。藝術的高度,不在於你的數量,你的篇幅有多大,在於它裏邊的智慧。我們說人類活著讓人感覺最值錢的那一部分,就是智慧,林風眠具備。他在不斷地告訴你,藝術是個啥,他在不斷地解釋介紹,擔負著歷史的責任。

  最後一個是石魯,當時一個同學給我拍的和他的合影還掛在那兒,那間房子像是個小廟。我崇拜石魯是因為,我看他的作品,最早是看什麼呢,看一個插圖,一個小夥子參軍,騎著個大馬在河邊走,河對岸的山沒有畫,但是河水裏邊倒映了一個山,一個淡墨的山在水裏邊,水紋上邊一群水鳥往上飛,這個小夥子騎著馬走著看著。作為一個插圖畫得這麼好,他投靠解放軍參軍去了,選了這樣一個場景,當時在比較寫實的繪畫裏邊,給我的印象深得不得了。所以說看藝術作品,不在你題材多大,關鍵看你的藝術手段能不能征服人。

後來又看了石魯的《轉戰陝北》,這幅畫文化大革命被批判了,讓石魯受了很多苦。可是,我崇拜石魯,他把一個革命題材、現實主義題材,能表現得這麼自如,把藝術技巧運用得這麼恰當,這麼啟示人,我覺得這就是他的人生價值。石魯的藝術技巧達到那種高度,那種境界,就是文化最高的境界,他就是不朽的。對我們來講,我們的職業就是畫畫,把畫兒畫好,把畫最深的東西挖出來。

我也崇拜李漁、李白、杜甫、王維、老子,因為他們的智慧確實打動了我。每個人的人生,剛才講石魯在那個歷史時期,那麼血性地投奔革命。石魯的名作《東方欲曉》在畫什麼呢?我們天天唱東方紅,東方從哪兒紅,就從石魯畫的那個毛主席窯洞的燈光亮起來開始。他的含義太深邃了太豐富了,他的藝術技巧高深莫測,就那麼簡單的構圖,讓真正理解藝術的人崇拜的不得了。當時大家都在用人物畫表達對主席的熱愛,但他卻畫一個山水小品,擬人化地表達了主題。所以,他那個高度就不是一般人理解的藝術,他雖然從事的是宣傳,是革命的齒輪螺絲釘,但是他的齒輪螺絲釘可確確實實是這個時代的閃光點。他的離開,即使人們可能忘了他,但是,他的這些藝術理念和技巧在中國文化史上永遠不會磨滅!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574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聯繫:

Re: 香港中國書畫藏友會

文章chanhe » 週日 4月 15日, 2018年 6:54 pm

畫家有50萬人 稱得上畫家的幾百人 名家只有幾十人
2017年11月13日 12:00

  (導讀:目前國內有各種身份的畫家大概有50萬人,但畫家是不可以隨便稱謂 的。中國當代畫壇能夠被稱為畫家的也就是幾百人而已,其中名家有幾十人,大家也就那麼幾位,大師在當代畫家中還沒有“誕生”。)

  中國當代畫家實在太多了,有人做過統計,目前國內有各種身份的畫家大概有50萬人,雖然絕大多數人藝術成就平平,繪畫水準極為有限,但卻是中國歷史 上有畫家最多的時期。

  這是一個以幾何級數遞增畫家的時代,從美術普及的角度上看算是一件好事,但從藝術和市場的角度上看中國現今能夠被稱之為畫家的實在沒有那麼多的人。

  號稱畫家的有50萬人
  稱得上畫家才幾百人
  名家只有幾十人
  “家”是一個很嚴肅的稱謂,一般人是擔當不了的。它是一技之長、一門學問的出類拔萃者的專享。
  好比歌壇,可以稱為歌者、 歌星,很少有人可以被稱譽為音樂家或歌唱家的。
  又好比影視界,可以稱為影視人、演員和影星、明星,很少可以被推崇為表演藝術家的。

  畫壇、美術界也如此,對 於這個圈內大多數所謂的畫家來說其實就是畫者,喜歡畫畫的人,或是吳冠中說過的是美術工作者、美術愛好者而已。

  畫家是不可以隨便稱謂 的。中國當代畫壇能夠被稱為畫家的也就是幾百人而已,其中名家有幾十人,大家也就那麼幾位,大師在當代畫家中還沒有“誕生”。

  什麼人能被稱為畫家呢?
  從藝術上看,既然被稱為畫家,就應該是繪畫方面的大本事家,天下萬物皆可入畫,無物不 繪,無繪不工,無繪不精。
  儘管在藝術發展的取捨和主攻方向上可以有所側重,但一定有一種師從造化、渾然天成的天賦與才氣。
  作品一出手就有獨特的風格和鮮明的個人風貌,那是一種思想情感的表達和近似於個人生命的呈現。
  不能一輩子守著那麼幾個題材吃飯,就會那麼幾個造型。

  筆墨上沒有任何優秀的繼承和發展,千篇 一律,千人一面,固步自封,不思進取,當個畫家都不合格,還遑論什麼名家大師?
  從市場上看,畫家的作品拿到有品位有檔次的畫廊出售,應 該很容易被收購,拿到國內有力度的藝術品拍賣公司會被接納上拍,而且收購的價格和拍賣的成交價格與畫家本人自訂的作品潤例可以相互呼應。
  不像現在有些所謂的畫家自訂的潤例和市場上對他作品的認同度相差十萬八千里。這類畫家應該將自己作品高得離譜的潤例尾數去掉一個零才算得上是接上了一點真正藝術品市場的地 氣。

  當然任何畫者、美術工作者愛好者都可以賣畫,這是生存和生活的需要無可厚非,如同遊戲於藝術一樣,是屬於市場上的一種自娛自樂行 為。遠談不上作者的繪畫作品已經被普遍的市場所接受了。
  中國當代畫家作品能被市場接受的不過幾百位,其中有一定普遍市場影響力並在業內耳熟能詳的有幾十位,而具有那種市場號召力和標誌性的畫家也就那麼幾個人。

  在書畫市場的調整期中,當代書畫市場開始消融多年堆聚起來的市場泡沫。
  要消融市場的泡沫,先要“消融”畫家,哪里有那麼多的大師?哪里有那麼多的名家?
  畫家才總共那麼一小批人嘛。既然不存在大師,也沒那麼多的名家, 那些不接地氣虛渺的作品價位就沒任何意義了。
  擠幹虛浮的泡沫吧,當代書畫市場就一定會“而今邁步從頭越”。

  作者:齊建秋(著名評論家)


回到「您的第一個版面」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