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食水含菌疑來自糞便 / 鉛水恐慌

您的第一個版面描述。
editor
文章: 123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國泰食水含菌疑來自糞便 / 鉛水恐慌

文章editor » 週五 6月 26日, 2015年 4:04 pm

國泰食水含菌疑來自糞便

因管理不善而在全球最佳航空公司排名榜由冠軍跌至第三位的國泰航空公司,涉延報十四班客機食水驗出含菌量超標,事件昨有新進展。原來國泰早於兩周前開始抽驗航機食水樣本,其後陸續發現含菌超標及檢測到大腸菌群,但延至本周二才通報機場管理局,而衞生署更遲至周三下午才知悉。醫學界指,大腸菌群可來自環境或動物糞便,食水含大腸菌群顯示有衞生風險。食物及衞生局長高永文昨晚首度開腔,暗批國泰無即時通報食衞局。國泰昨傍晚仍拒絕披露進一步資料,有立法會議員批評國泰罔顧公眾安全。

國泰對部分客機食水含菌一事一直秘而不宣,有員工透露,上周五一班飛往美國洛杉磯航機停用機上水缸,周六一班往紐約航機亦停止供應食水,當時有傳因飛機清洗水缸未獲批文而停用;至周日有機組人員透露,公司已清洗水喉喉頭,恢復食水可用,還以為只是一場誤會或個別航機有問題,沒料到事件涉及十多班機。

受影響機已停飲用水
港口衞生處昨晚終於公布,經向國泰核實後得悉,國泰在本月十至十八日期間從廿二班航機中採集水樣本化驗,結果有十四班機的食水超標及檢測到大腸菌群,含量由每百毫升少於十至九十個菌落形成單位不等。國泰已清潔消毒其中九班機的水缸,正待進一步化驗結果,但其餘五班的水缸則要待航機於明日前返抵香港後始進行清潔和消毒。國泰已停止在受影響航機上使用飲用水。

議員斥損害香港形象
衞生署發言人稱,大腸菌群大部分屬無害,其含量可作為衞生指標,含量高一般表示衞生情況欠佳,惟國泰至今沒有在水樣本中檢測到大腸桿菌。衞生署已檢視航機整體取水和供水程序,調查暫未確認污染源頭;港口衞生處於調查期間已從三個供水站採集五個水樣本和五個環境樣本,並從十九輛水車採集十九個水樣本,以及從五間航空公司採集十個水樣本化驗。署方正對樣本展開微生物學調查。

記者昨傍晚再向國泰查詢事件,發言人繼續表示無補充。高永文晚上出席公開活動則透露,國泰在上周四及本周一的兩份報告,發現十四班機的機艙水「桿菌超標」,顯示有衞生問題,有一定風險;他指國泰未有即時通報食衞局,呼籲其他航空公司發現問題時要通報。立法會議員王國興批評國泰處理危機太慢,「飛機食水供應系統問題會影響乘客健康,飲到人肚痛屙嘔!唔第一時間公布含菌量數據的資料,會令乘客更加擔心!」他指國泰作為香港最大航空公司,事件除影響本身聲譽,亦影響香港形象。他亦認為港口衞生處無責成國泰第一時間公布資料亦有問題,建議政府應加強監督。國泰旅客亦對於國泰無公布事件大感不滿,批評在機場櫃位登記時職員無通知。
最後由 editor 於 週六 7月 25日, 2015年 10:37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editor
文章: 123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Re: 國泰食水含菌疑來自糞便

文章editor » 週五 6月 26日, 2015年 4:06 pm

員工踢爆:煲水僅至約80℃

國泰航空十四班航機的食水受細菌污染,事件備受關注。原來,現時各航機上的食水,均來自香港國際機場設於停機坪的三個供水站,地勤服務商的水車會在供水站提取已過濾的食水,轉送至各航機注入機上水缸,乘客在機上飲食和洗手洗面都直接使用這些過濾水,而沖茶沖咖啡或杯麵的熱水亦來自同一水源。不過,有機組人員踢爆,機上用來煲水的是類似旅行裝的水煲,只能將水煲至攝氏七十至八十度,未至沸點,令人憂慮未能殺滅食水中的細菌。

editor
文章: 123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Re: 國泰食水含菌疑來自糞便

文章editor » 週五 6月 26日, 2015年 4:08 pm

專家:倘釋毒素 嚴重可致命

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指,大腸菌群(Coliform)是一類細菌的總稱,與公眾常聽的大腸桿菌(E.Coli)有一定分別。前者有機會來自人類或動物糞便,但亦有機會源於環境,後者則只可能來自糞便。

世衞:含量「零容忍」
大腸菌群主要用作反映衞生狀況的指標,若在食水中找到,則代表水質「唔夠乾淨」;若屬可釋放毒素的品種,更可致腸胃炎、屙血、嚴重情況甚至可致命。

何栢良指,大腸菌群對人類危害性較低,但有機會令長者、孕婦、幼童及體弱者腸胃不適,而這類細菌並無孢子保護,較易殺滅。世界衞生組織(WHO)規定飲用水的大腸桿菌含量為「零容忍」,但對大腸菌群含量則無硬性指標,不過,對於預先包裝食物及飲品,則有不同的可容忍上限。香港感染及傳染病醫學會代表曾德賢指出,國泰航機的食水含菌,可能在食水運送到航機期間某個環節有細菌繁殖,需要找出污染原因。

editor
文章: 123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Re: 國泰食水含菌疑來自糞便

文章editor » 週六 7月 25日, 2015年 10:34 am

抽驗 啟晴 水泉澳 喉管含致癌物
樣本取自鉛超標戶 水務署稱雜質少於0.1%無問題


2u6.jpg
2u6.jpg (81.58 KiB) 已瀏覽 2287 次

【鉛水恐慌】

鉛水風波爆發半個月以來,政府一直將肇事源頭焦點放在接駁食水管的焊接物料,迴避外界對食水管的質疑。日前委託水務署認可供水系統化驗所,抽驗啟晴邨及水泉澳邨兩個分別血鉛超標及水辦超標單位的食水管,結果顯示兩樣本金屬分別含鉛11.1ppm及6ppm,並同時驗出喉管含有比鉛更毒的致癌重金屬鎘及鎳。水務署指只要喉管雜質少於0.1%就無問題,但有學者擔心喉管的金屬雜質已滲入食水之中。


抽驗的食水管來自啟晴邨賞晴樓高層一個單位,單位住戶的7個月大男嬰早前被政府驗出每百毫升血液含鉛量8.62微克鉛,超出5微克上限。另一個水泉澳欣泉樓單位,早前被新民主同盟抽檢水辦測試,水辦在放水5小時後,化驗結果含鉛量仍超標準,達11微克。本報委託持牌水喉匠截取廚房內的食水喉管,再交由水務署認可的佳力高試驗中心進行化驗。

驗出鎘及鎳等重金屬
研究人員先將兩個水喉樣本清洗乾淨,洗走可能滲存的焊接物料及雜質,取得適量金屬樣本後,以國際認可的金屬含量測試儀「火花發射光譜儀」(Spark-OES)量度水喉管的金屬成份。結果發現,啟晴邨及水泉澳邨的食水管樣本都含鉛,啟晴邨食水管含鉛量比水泉澳邨高,啟晴含鉛11.1ppm,換成百分比是0.00111%,水泉澳邨含鉛6ppm,百分比是0.0006%。房署署長應耀康早前稱,公屋合約條款列明承建商水管和焊物料不可含鉛,但本報化驗的兩邨食水管都顯然不是零鉛喉管。


■啟晴邨食水管驗出含鉛及致癌重金屬。

食水管樣本除了含鉛,亦驗出早前政黨化驗水辦含有的兩種致癌重金屬鎘及鎳。啟晴樣本鎘含量達2.5ppm,鎳含量8.5ppm;水泉澳樣本鎘4.7ppm,鎳含量4.8ppm。樣本亦驗出其他重金屬,包括銀、鉻、砷等,啟晴樣本含量由1至8.2ppm;水泉澳樣本則由0.7至3.2ppm。負責化驗的佳力高高級經理鄭志輝指出,兩個食水管的銅含量達99.95%,符合《水務設施規例》規定及本港供水系統使用的銅喉符合歐盟標準(BS EN1057)。

但鄭稱水務署指引只列明監管食水銅管是否達標準,惟忽略餘下約0.1%重金屬雜質,是否含鉛及其他致癌重金屬。水務署並沒有抽驗金屬含量,只靠業界根據指引自律,難以保證全港大廈的食水喉管符合政府指標,「有其他金屬物質滲漏唔出奇」。

學者憂雜質已滲食水
自鉛水事件爆發後,水務署於上周初才向業界發通函,要求新安裝的供水系統,包括水喉管採集水辦化驗,要符合水務署列出鉛、鎘、鉻及鎳的水辦標準。房署回覆稱,有定期監察總承建商按合約要求完成食水供應系統安裝工程,但不包括檢驗水喉及接駁位是否含鉛,房署已跟進事件。

浸大生化系教授黃港住認為,本報化驗的食水管分別來自啟晴邨血鉛超標戶及水泉澳邨的鉛水超標戶,令人擔心喉管的金屬雜質已滲入食水,建議應再進行水管浸水測驗。香港專業教育學院食物及營養科學課程主任方麗影指,是次驗出水管中鉛及重金屬的含量屬輕微,「居民買個好啲嘅濾水器,飲番多啲乾淨水,身體就會將啲污糟嘢排走,唔使太擔心」。

民協亦化驗了同樣是中國建築的長沙灣邨水喉管樣本,鉛含量1.69ppm,而瑞安承建的葵聯邨水喉管樣本亦含鉛2.51ppm。
水務署副署長黃仲良昨表示,按法例要求,喉管含銅量要達99.9%,若喉管雜質少於0.1%,仍是法例容許的標準。

editor
文章: 123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Re: 國泰食水含菌疑來自糞便 / 鉛水恐慌

文章editor » 週四 8月 13日, 2015年 4:29 pm

【食水鉛超標】除鉛濾水器熱賣 公司家電展擺檔 早上已賣出5套 (13:48)


「鉛水」事件擴至8個公共屋邨,有代理美國NSF認證除鉛濾水器的家居濾水系統公司首次在家電展擺檔,4款除鉛濾水器售價由約1,600元至5,800元不等,較本身售價便宜二至四成。

負責人黃先生指,鉛水事件以來,市場對濾水器要求甚殷,整個早上已有近20人查詢,並賣出5套,估計5日展期營業額達100萬,當中一半來自除鉛濾水器。

另有濾水器公司推銷連檢驗食水含鉛量的套餐,可為市民裝濾水器前,先抽水辦送往認可化驗所檢驗。

chanhe
系統管理員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8日, 2015年 10:26 pm
聯繫:

Re: 國泰食水含菌疑來自糞便 / 鉛水恐慌

文章chanhe » 週四 12月 3日, 2015年 9:48 am

水喉匠:90年代已知焊料不可含鉛


鉛水聆訊已展開逾兩周,房署代表多次強調事發前對食水含鉛認知不足,涉事承建商之一有利建築的二判明合,其僱用的前持牌水喉匠伍克明昨日作供時說,早於1990年代已知悉房署要求水喉工程的焊料不可含鉛,目的是為確保食水安全,相信行內判頭理應有認知;惟三判商稱不知要求,曾提交無鉛焊料送檢時亦不知其成分。

「個個水喉佬都知」
早前聆訊曾披露三判商永興東主莫海光證供,指莫不知房署要求焊料無鉛,及焊料有含鉛與無鉛之分。伍克明說,90年代已有銅喉供應商及英澳的焊料入口商向他解釋使用無鉛焊料的原因及海外標準,亦從房署工程合約得悉要求,「係為咗食水安全,驚啲鉛滲入食水」。他指出,水喉分判商應知悉焊料要求,地盤都是用同一種無鉛焊料,屬行內慣常做法,「唔識點出去維修嘢呀?個個水喉佬都知㗎啦」。

伍又說,於工程報價及投標時有向三判商包括莫海光及恒利東主蕭健煌講解房署焊料要求,惟代表調查委員會的大律師許偉強追問是否肯定曾提及「無鉛」兩字時,他稱不太記得。伍稱過往巡查物料名單無包括焊料,「無話好似捉賊咁」,並信賴合作逾20年的三判商,「無諗過會畀人『裝彈弓』」。
代表有利的大律師黃佩琪傳召有利項目統籌譚善庭。譚指莫海光於2013年6月負責安達臣道地盤的水喉工程時,曾向他提交無鉛焊料供房署審核。譚無訂明要提交指定牌子的焊料,莫當時提交了房署一向批准施工使用的FRY99C無鉛焊料。

官質疑三判早知無鉛要求
調查委員會主席陳慶偉法官隨即質疑,莫是否早知焊料無鉛要求,莫海光只承認有印象向譚善庭提交該焊料,惟稱「有鉛無鉛我唔知喎」,亦不知焊料有否獲房署批核。莫反說,工地的樣辦房及大廈水喉工程均使用普通錫條,「未聽過話唔得」,稱「無貨先用呢隻(FRY99C無鉛焊料)」。

壓力大 不清楚除牌原因
伍克明近日被水務署除牌,他透露鉛水事件後「好大感觸」,面對很大壓力,本身有長期病患,「頂唔住」,今年10月底已辭去明合的職務,嘆謂「逼住做咗30幾年嘅公司都要走啦」。被傳媒問到有否做錯事時,他稱「有錯就一定要承擔㗎啦,如果有錯……」,他又說不清楚被除牌的原因。


回到「您的第一個版面」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