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媒評南海仲裁:別傻了菲律賓人 這是中美間的遊戲

您的第一個版面描述。
editor
文章: 123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菲媒評南海仲裁:別傻了菲律賓人 這是中美間的遊戲

文章editor » 週二 7月 19日, 2016年 7:50 am

菲媒評南海仲裁:別傻了菲律賓人 這是中美間的遊戲

2016-07-18 10:12:15

菲律賓針對中國“九段線”向常設國際仲裁法庭提起的訴訟只是美國和中國之間鬥爭的表像而已

【非法的南海仲裁案仲裁結果出爐後,今後南海局勢走向牽動著各方的視線。作為當事方之一,菲律賓人如何看待這一場鬧劇?本文作者裡卡多•薩魯多是菲律賓企業戰略情報中心執行總監,並曾於2001-2008期間擔任菲律賓政府內閣秘書。他撰文提醒菲律賓人,仲裁案是中美鬥爭的表像,菲律賓唱的不是主角。他提出,菲律賓可以讓中、美、日三國爭相討好自己,借此獲得經濟、貿易、投資等各種援助,還可以讓他們提出安全倡議,以避免自身再受侵犯同時限制周邊海域的軍事化趨勢。因為一旦杜特爾特倒向中國,華盛頓和東京方面及其他西方媒體肯定不會對菲律賓有什麼好臉色。本文原載於菲律賓《馬尼拉時報》。】

別傻了,菲律賓人,這都是超級大國玩的遊戲!

我們菲律賓人還在討論國際法、國家利益、海洋資源、地區安全,甚至海洋環境。而實際上,菲律賓針對中國“九段線”向常設國際仲裁法庭提起的訴訟只是美國和中國之間鬥爭的表像而已。

目前的形勢是美中兩國在亞洲地區的競爭已進入白熱化,下面具體介紹一下美國和中國在本地區地緣政治競爭的歷史脈絡。
2008年美國爆發金融危機使美國元氣大傷,在此前的20年裡,美國和中國之間的關係還是不錯的。1978年,中國當時的最高領袖鄧小平啟動市場經濟改革,中國一下子發展起來。而前蘇聯崩潰後,美國成為全球唯一的超級大國。沒有任何國家可以挑戰美國的經濟和軍事地位,中國當然也不行。中國當時需要西方和日本的技術、投資,以便啟動自身的經濟改革。

1995年,中國從菲律賓手中奪走美濟礁,當時美國和日本只是敦促雙方和平解決爭端;2012年,中國又實際控制了黃岩島,西方媒體也沒有大事聲張。

其背後的邏輯是,一直以來,美國並未擔心中國與東盟之間日益緊密的聯繫。
1978年(觀察者網注:原文如此),中國支持東盟反抗越南對柬埔寨的佔領,又在1997年以人民幣不貶值幫助東盟抵抗了亞洲金融風暴。隨著2000年後中國對東盟的貿易、投資和援助日益增加,其在東盟地區的影響力也日益引起美國的警惕。2008年是個關鍵的節點,這場源自美國的金融危機大大削弱了西方的實力,而中國受到的影響並不嚴重,仍然維持著快速增長,而且很快就會將美國從全球最大經濟體、最大市場的座位上拉下來。隨著中國經濟、軍事和地緣政治實力的爆炸性增長,2013年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全世界大多數國家最大的交易夥伴,美國人焦慮地意識到自己在亞洲維持了70年的統治地位可能會被中國人取代,而東亞將是未來全球最有經濟活力的地區。

很顯然,在美中第一局南海競爭中,美國略占上風。第二局形勢該如何呢?
7月12日,海牙常設仲裁法庭做出的裁決挑戰了中國的“九段線”主張,現在球已經在杜特爾特腳下。我們的新總統如何因應這一局面將影響美國和中國在第二局的競爭。

也許你會問,為什麼我們這麼一個弱小國家的領導人會為美中這樣的超級強權之間的競爭定調?這個問題你可以去問美國前駐菲律賓大使克利斯蒂•肯尼(Kristie Kenney)。她現在是美國國務院顧問,每天被各種高官圍繞左右。
她可能的使命如下:保持美菲盟友關係的日常接觸,確保加強防務合作協定(EDCA)順利執行,增強美軍在菲律賓群島的存在,確保美軍正常使用菲律賓軍事基地。

現在杜特爾特的選擇非常重要:他會徹底執行與美國簽署的加強防務合作協定(EDCA)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中國勢必會強化在南海的軍事力量以便與美國在菲律賓的軍事存在相抗衡。

對此,我可以暫時先設想兩個劇本。

第一個,菲律賓將與美國聯合起來,繼續與中國對抗。雖然杜特爾特曾表示希望修復與中國之間的關係,但常設仲裁法庭的裁決會壯大我們的聲勢,讓我覺得站在道義一邊,輿論也會支持杜特爾特與中國在南海問題上死磕到底。

預計克利斯蒂•肯尼以及美國國防部長卡特會支持杜特爾特的態度,而日本等盟友也會堅定支持我們與中國人鬥爭到底。
這樣的話,未來幾年,甚至是幾十年,南海地區的緊張局勢會不斷升級,爆發熱戰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在這一劇本裡,中國料將不斷強化在南沙群島的軍事能力,美國則會派出更多軍艦和飛機監視中國並做出挑戰中國的姿態,尤其在國際仲裁判決涉及的海域,更會如此。如果中國在南海宣佈建立防空識別區,美國也定會做出挑戰姿態。

在這個複雜的地緣政治與軍事對抗大棋局中,意外和誤判將很難避免,擦槍走火極有可能發生。對抗將深化敵意和武力升級,敵對雙方的民間情緒如果被點燃就更是如此。這個劇本設定的主要故事場景無疑將是我們菲律賓,我們國土上的美軍力量將是中國導彈瞄準的目標,包括宿務、卡加延-德奧羅、新埃西哈、巴拉望島以及邦板牙等地的軍事基地都將被中國瞄準。那時,我們菲律賓在中國眼中將如同上世紀60年代古巴導彈危機時的古巴扮演的角色,當時古巴土地上部署了前蘇聯的核導彈,而我們眼下也有美軍的海上及空中核力量進駐(we now harbor nuclear-capable US naval and air assets)。而且不要忘了,我們在香港還有17萬名家政服務員,他們也可能是北京報復的承受者。

隨後上演的情節就是奧巴馬的“重返亞太”,該戰略的要點包括:加強與該地區盟友間的雙邊安全關係;深化與中國等地區大國之間的合作;更深入地參與該地區多邊機構運作;擴大與該地區的貿易投資關係;強化在該地區軍事存在以及推動亞太地區民主與人權事業進展。
在該戰略的指引下,華盛頓強化了與亞洲盟友的軍事聯繫,並推動了美國官員所謂的在“地區架構”(regional architecture)下解決雙邊事務。美國每年都與主要盟友、中國以及東盟進行戰略對話。在經濟層面,美國還啟動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來推動地區貿易自由化,並成功將中國排除在外。

但最引起北京注意的還是軍事方面,美國計畫將60%的海軍力量部署在亞洲。這可能是和平時期美國最大的軍事戰略轉移,中國感受到美國這一動作對中國及其海上航道已經產生潛在威脅,尤其是在南海這一敏感水域,中國有80%的石油進口是通過南海航道運輸的,何況中國作為世界第一大貨物貿易國還有其他進出口業務也要借用這一重要航道。

美國的“重返亞太”戰略與阿基諾三世在南海上的強硬立場可以說是個完美組合,而他的前任阿羅約總統一直希望與中國、日本和美國保持良好關係,她甚至還提出與中國、越南在南海爭議水域共同進行地震勘測活動。

而在阿基諾三世主政時期(2010年6月30日至2016年6月30日——觀察者網注),我國卻與中國出現了直接、公開對抗的局面。2012年4月,中國漁民在黃岩島被扣事件導致了我海軍快艇與中國海警船的直接對抗。中國以高昂的戰略代價取得了黃岩島的控制權,這讓一些域內國家相信,中國具有侵略性,引入美國力量以平衡中國是非常必要的。阿基諾三世甚至更進一步,與美國簽署了加強防務合作協定(Enhanced Defense Cooperation Agreement),允許美軍進出菲律賓的軍事基地。這樣一來,美國利用中國控制黃岩島的契機,成功鞏固了自身在亞洲的軍事存在。中國在南沙永暑礁建設可供軍用的設施後,東盟避免強烈刺激北京的一貫態度也略有改變。

南海仲裁結果出來後,中國拒不接受,而且會通過海軍強化其“九段線”主張,這會在南海域內國家間更加強化其強權形象,對美國在該地區平衡中國的需求會更加強烈。

想到上述這些對抗情景,也難怪杜特爾特會提出通過協商與北京解決問題。

第二個劇本,與中國實現和解。如果我們的總司令展現和解姿態,至少在短期(長期也未可知),我們與中國之間的緊張關係能有所緩和。
首先,如果一個方案不能增進國家安全、確保海洋經濟權益以及維護領土完整,我們菲律賓是不會接受的。中國不必放棄自己的領土主張,但他必須接受國際條約,避免發生美濟礁和黃岩島那樣侵犯我國、與我國衝突的事件。

菲律賓還應主張停止(或者放慢)中國在南海的軍事設施建設以及其他海洋開發活動,常設仲裁法庭的判決表明,這是侵犯我國專屬經濟區的。

而中方會希望美國從菲律賓撤出軍隊,這應該是比領土爭端更急迫的事情,因為美國第七艦隊具有核力量,對中國及其海上運輸線具有極大威脅。
美日兩國當然會對廢除加強防務合作協定(EDCA)激烈反對,這將讓美國調動60%海軍力量部署于東亞地區的計畫遭受重挫,美國協防盟友的“重返亞太”戰略也將受到影響。

在關於加強防務合作協定(EDCA)未來命運的博弈中,我們可以讓中、美、日三國爭相討好菲律賓,我們可以借此獲得經濟、貿易、投資等各種援助,我們還可以讓他們提出安全倡議,以避免我們再受侵犯同時限制周邊海域的軍事化趨勢。

如果杜特爾特像他的左翼盟友樂見的那樣倒向中國,中國將給我們資金、遊客、各種援助並加強貿易聯繫,那麼菲律賓人就不會再對中國那麼恐懼而將美國勢力請進我們的國家。

而對於華盛頓和東京方面來說,他們以及其他西方媒體肯定不會對我們撕毀加強防務合作協定(EDCA)有什麼好臉色。可以預見,對我們的援助和貿易優惠措施會撤銷,對杜特爾特的抨擊調門也會提高。在極端的情況下,杜特爾特下臺也不是沒有可能。

editor
文章: 123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Re: 菲媒評南海仲裁:別傻了菲律賓人 這是中美間的遊戲

文章editor » 週二 7月 19日, 2016年 7:54 am

解放軍少將:中美現在不具備打大規模戰爭條件

2016-07-18 14:46:24

7月18日報導,第五屆世界和平論壇7月17日繼續召開,南海安全問題受到熱議。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國防大學教授朱成虎接受南都專訪時表示,南海現在的局勢,實際上有很大程度上是美國造成的。現在總體上不具備中美打大規模戰爭的條件。

朱成虎少將

美國的南海政策有數次調整
南都:南海仲裁案之後,你預計南海局勢會如何發展?
朱成虎:仲裁案肯定會對南海局勢產生影響,影響多大還要看各方的互動情況。菲律賓新總統杜特爾特如果繼續堅持仲裁結果,中國和菲律賓之間的關係可能不會有太大改善。

南都:目前南海軍事化的氛圍似乎越來越濃,你怎麼看?
朱成虎:軍事化的問題,責任不在中方。去年9月習主席訪美的時候已經做了鄭重承諾,不會在新建島礁上搞軍事化。問題是這種軍事化是雙方的,你讓中國不要軍事化,那麼美國是不是也不要軍事化?

美國在南海地區不斷舉行大規模的軍事演習,把域外國家拉進來,又要在越南、馬來西亞等國家爭取軍事基地,是不是軍事化?在這個問題上,中美之間有很大的差距。

南都:你提到了美國,這樣一個域外大國在南海發揮了什麼作用?美國海軍“斯坦尼斯號”航母和“裡根號”航母組成雙航母編隊靠近南海,這件事最近也比較受關注。
朱成虎:美國的作用很顯然是負面的、破壞性的,對南海地區形勢的穩定沒有任何好處。南海問題本來是中國和聲索國之間的問題,現在美國人已經把它變成中美之間非常現實的問題。

美國的南海政策有幾個調整,第一是由過去的不選邊站到今天的明顯選邊站,不管是美國總統、政府官員還是軍方,都非常明確地選邊站。
第二個是美國過去主張通過外交手段解決南海問題,現在,實際上是靠強大的軍事壓力迫使中國作出妥協和讓步。當然這對中國來說是毫無用處,中國不會接受這一套。
過去美國基本上是在幕後,如今已經“赤膊上陣”了。南海現在的局勢,實際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國造成的。
不指望南海問題能很快平靜下來

南都:南海問題被持續熱炒,國際及地區格局中還有哪些因素在推動這一問題不斷升級?
朱成虎:根本的還是中美關係的結構性矛盾,我們講是守成大國和崛起大國之間的矛盾。美國下一步肯定會有其他系列動作,別指望兩艘航空母艦不會進入南海,至於什麼時候進,進入到什麼程度,是另外的問題。

南海問題已經成為美國軍隊爭取更多軍費、加強武器裝備的“抓手”,也成了美國落實“亞太再平衡戰略”、遏制中國的“抓手”。所以不要指望南海問題能夠很快地平靜下來。

南都:中美在南海的博弈會保持一種怎樣的狀態?
朱成虎:中國在南海問題上一向主張和平解決,同時也反對任何域外國家無理的干涉,態度非常明確。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美國增加在南海的軍事活動,你要進來,我肯定要防。美國現在可能也沒有能力打這場戰爭。

首先,美國現在的經濟發展是有很大泡沫的,打這場戰爭對它的經濟沒有好處。
其次,美國在南海的部署到2020年才能完成,但即使部署完成以後,靠它的軍力要想跟中國打一場群體戰爭,也不具備這種能力。
第三,現在總的趨勢,就是全世界都在強調和平。美國如果在南海打,在中東、歐洲等其他地方可能出現一些針對美國的問題。總體上說現在可能不具備中美打大規模戰爭的條件。

南都:中國和聲索國的關係如何發展?
朱成虎:中國與菲律賓之間有兩個問題。一個是仁愛礁。1999年5月8日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北約轟炸,第二天菲律賓軍艦就在仁愛礁坐灘了。當時菲方說是 擱淺,要拉走,到現在還沒拉走。我認為菲律賓還是想在那兒建永久性設施的,不然為什麼待著不走?但是中國絕對不會允許,如果這樣的事情出現,不可能不出現 衝突。

還有就是黃岩島。海南潭門鎮的漁民祖祖輩輩在這兒捕魚為生,菲律賓扣我們的漁船,抓我們的漁民,中國不得不採取行動。最近幾天仲裁案結果出來,他們又派人去騷擾,說是漁民,其實都是軍隊偽裝的軍事頻道


回到「您的第一個版面」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