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癌細胞犧牲自我保全其它細胞

您的第一個版面描述。
editor
文章: 162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偉大的癌細胞犧牲自我保全其它細胞

文章editor » 週日 7月 12日, 2015年 1:19 pm

偉大的癌細胞犧牲自我保全其它細胞

發表於:2015-07-11 10:45:16

作者:韓少坤

一.癌細胞是囚禁致癌毒素的監獄

1. 問上帝:癌細胞為什麼不會自然凋亡?
癌細胞是囚禁致癌毒素的監獄。為了囚禁致癌毒素,癌細胞鈣化灶“岩石”化,不會自然凋亡,一定要與毒素同歸於盡——毒素不清除癌細胞不會滅亡;同時致癌毒素源源不斷,導致更多的細胞癌變,造成癌細胞堆積,在臨床表像上表現為癌細胞增生。
癌細胞是生命進化中形成的一種防禦細胞,生命體不會犯“癌症精神病”,平白無故瘋狂地產生癌細胞。 癌細胞和老繭一樣是一種潛生體,老繭的產生,就是為了保護老繭內層的組織不受傷害; 同樣,癌症硬結將致癌毒素聚集一起,形成鈣化灶,保全其他組織細胞不受傷害。

2. 鈣化灶的生物學功能
生命物種在進化過程中形成了自我防禦和自我修復的天生本能,目前無法用科學實驗證明這一論斷,按照聖經:不是進化得來的,是神在創造中賦予的。

細胞在致病因素的作用下,積極主動的調動細胞抗禦死亡的機制來對抗致病因素的攻擊, 降低並緩解致病因素對細胞的損害程度,常使細胞內形成一種蛋白質性質的病變結構——鈣化灶。生物物種最早出現的鈣化灶是細菌細胞感染病毒後,產生的包涵體鈣化灶,鈣化病毒粒子。
癌通“岩”,其主體成分就是異常蛋白聚集體或稱鈣化灶,這是最原始的細胞防禦結構體,在最原始細胞生物如細菌中的包涵體就是一種鈣化灶,在珍珠蚌內的珍珠也是鈣化灶“岩”。在原巢源性腫瘤、甲狀腺癌、胰腺癌和惡性間皮瘤等塗片中可見鈣化同心圓排列的圓形砂粒體(即異常蛋白聚集體鈣化灶),直徑為20-50μm,呈深藍染色。

3. 潛生體--苟且偷生的生命體
潛生體(cryptic growth cell,CGC):生命體物種保全自身物種得以延續的一種生存方式。 實質上癌細胞也是一種潛生體,是對致癌毒素的一種適應性變化,主旨在於鈣化或隔離致癌毒素,避免造成更大的傷害。這種變化在生物界普遍存在,類似於包涵體和老繭等病理結構一樣,其產生過程和生物學功能都基本差不多。

二.殺癌細胞時,誰把槍口對準了致癌毒素?

化療是一種全身治療,且通過肝臟解毒,所以肝癌病人不管是早中晚期,化療效果都不好。
人乳頭瘤病毒(HPV)導致的宮頸癌,以及乙肝病毒導致的肝癌,放化療時誰把槍口對準了病毒??

1. 癌症治療包括手術治療、放化治療、細胞免疫療法、中醫治療等,治療方法都是殺死癌細胞,主攻槍口是對準癌細胞表面的標誌物,從來沒有誰把槍口對準致癌毒素。相反,如此殺死了癌細胞,將促進被囚禁在癌細胞中的致癌毒素擴散。
2. 至今誰也無法確定每一種癌症的致癌毒素的成分是什麼? 即使能確定致癌毒素的成分,如果不通過免疫系統的作用,人們也無法越俎代庖清除它們。
3. 相反生命體細胞卻能識別致癌毒素,並形成鈣化灶囚禁致癌毒素,直至岩石化——癌變。之後誘發IV-型 超敏反應,期待通過IV-型超敏炎症反應,清除致癌毒素。癌症的臨床表現症狀就是IV-型超敏炎症反應。

再厲害的西醫西藥,也無法替代人體免疫系統功能!
西洋人該反省了!請你們時刻思考人類與自然的本源關係,別再拋開免疫系統而越俎代庖!

附文:

癌細胞由正常細胞“岩化”衍生而來,任何細胞都可以在毒素的誘導下癌變,所以講癌細胞增殖和擴散是一個誤區,實際上是本土細胞在毒素誘導下癌變所致。而腫瘤則是本土細胞不斷增生而來。

癌症,它的正確醫學術語應該叫做癌變細胞導致的IV-型超敏反應。正常情況下,IV-型超敏反應在病灶部位導致病變細胞變形壞死,轉變為“膿根”,導致免疫損傷如壞死、液化以致空洞等,從而將病變細胞“膿根”清除乾淨。 病灶中變形壞死的細胞,因為IV-型超敏炎性反應,它形成一個膿腫。一般情況下把病變細胞即“膿根”從病灶清除後,病灶就會很快癒合。

而癌症病人的細胞免疫功能低下,致使清除病變細胞“膿根”的過程變得遷延不愈,無法將病變靶細胞溶解,以至於“膿根”IV-型超敏反應在病灶部位反復交替發生。

癌症是IV-型超敏反應導致的炎症,臨床表現為紅腫痛熱和相關器官生理功能障礙,以及嚴重的臟器受損等等,直至機體燃燒殆盡。
通常情況下,當膿包熟透後,膿根被拔除後即可痊癒。癌症卻是一個無法熟透的膿包,癌症病人CTL細胞免疫功能低下,自身無法拔除膿根,只能讓膿包交替反復發作,直至衰敗死亡。

editor
文章: 162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Re: 偉大的癌細胞犧牲自我保全其它細胞

文章editor » 週日 9月 25日, 2016年 11:20 am

浙江醫生用十幾塊錢小蘇打"餓"死癌細胞
2016-09-25 06:27:00 新華社新媒體線上


他和研究團隊一起發現了“餓死”癌細胞的新療法,並發表在國際生物和醫學領域權威雜誌elife上,得到了國際著名腫瘤學者的肯定。

“癌細胞也需要‘吃’東西才能生存,剝奪它的食物,癌細胞就會死亡。”浙江大學腫瘤研究所教授胡汛說,就是循著這個看似簡單的原理,他和研究團隊一起發現了“餓死”癌細胞的新療法,並發表在國際生物和醫學領域權威雜誌elife上,得到了國際著名腫瘤學者的肯定。

經過多年基礎研究,胡汛發現葡萄糖是癌細胞必需“吃”的東西,照理看剝奪葡萄糖癌細胞就會死亡。但實際上葡萄糖供應不足時,腫瘤沒有餓死還不斷生長。
胡汛教授道出了其中奧秘:腫瘤中有大量的乳酸,乳酸解離成乳酸陰離子和氫離子,成為癌細胞的兩位“幫手”,讓其自身能夠根據“食物”的多少決定“消耗”多少。
21.jpg
21.jpg (19.86 KiB) 已瀏覽 4227 次

胡汛
兩位“幫手”協同作用,使得癌細胞在葡萄糖含量很少時,非常節約地利用葡萄糖;在沒有葡萄糖的情況下進入“休眠”狀態;當有葡萄糖供應時即刻恢復生長狀態。

因此,若想有效“餓死”癌細胞,不僅要剝奪葡萄糖,還需同時破壞乳酸陰離子和氫離子的協同作用。在葡萄糖饑餓或缺乏的前提下,只要去除這兩個因數中的任何一個,癌細胞就會快速死亡。

editor
文章: 162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Re: 偉大的癌細胞犧牲自我保全其它細胞

文章editor » 週一 9月 26日, 2016年 4:03 pm


小蘇打可以“餓死”癌細胞?當事醫生回應質疑

2016年09月25日23:03
小蘇打“餓死”癌細胞?治癌新法引關注

  原標題:小蘇打真可以“餓死”癌細胞?當事醫生這麼回應

  這兩天,因為“小蘇打餓死癌細胞”的新聞,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上上下下的電話都被打爆了,上至院長下至急診科,都接到了無數諮詢電話。

  這是浙江大學腫瘤研究所胡汛教授和浙二放射介入科晁明教授團隊近期發表在著名國際學術雜誌eLife上的一項研究。

  這項研究中,他們在40位晚期肝癌病人身上嘗試了一種為“TILATACE”的治療,有效反應率100%,初步統計病人的累計中位生存期已達3年半。

  新聞一出,瞬間在網路上引起熱議,有人捧,有人噴,而癌症患者視為救命稻草,甚至有患者直接從四川飛到了杭州。

  這個局面,是兩位教授不曾料到的。今天,本報記者再次採訪了兩位元教授,對於網友們關心的幾個關鍵問題,以及網路上的爭論,做出了回應。
胡汛胡汛

  問:eLife 是個什麼樣的學術雜誌?

  胡汛:eLife 是非常好的科研雜誌,相對比較新,wikipedia(維琪百科)上有關於這個雜誌的介紹,它的啟動資金,由美國著名的斯頓醫學研究中心,德國的Max Plank Society(馬克斯•普朗克學會)、英國的Welcome Trust(惠康基金會)共同資助創立,為非營利性雜誌。總編是諾貝爾生物學獎得主、伯克利大學著名生物學家Randy Schekma,據我所知,它的20個資深編委中,有10個是美國科學院的院士。

  問:對這個研究,業內對你們有什麼評價?

  晁明:說實話,文章發表之後,我自己還沒有好好看看。

  胡汛:這篇文章是8月2日發表的,與文章同時上線的還有一份編委決定錄用的信(Decision Letter),雜誌的編輯,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專家給這篇文章,寫了一段介紹,你們可以看一看。

  問:小蘇打是如何治療癌症的?喝小蘇打可以治療癌症嗎?

  晁明:喝鹼性水確實有益健康,這是公認的常識。好的礦泉水,一定是偏鹼性的。但是,鹼性水是否有抗癌的作用?這個沒有研究。口服鹼性水,是否能抗癌?我也不清楚。國外確實有個報導案例,一個腎癌患者,不能手術、放化療,醫生推薦他喝蘇打水。但這是個別案例,不代表嚴謹的科學,是否是小蘇打起了作用,不知道。

  我們的研究中,採用的治療方法是直接針對滋養腫瘤的血管,向瘤體注射碳酸氫鈉(小蘇打),而不是喝小蘇打。我們始終認為,這只是一個初步的研究,真正的科學需要反復驗證。很多人給我打電話,第一個問“是不是真的?我可以斬釘截鐵的說,我們的研究是真實的。

  問:小蘇打治療癌症,除了肝癌,對哪些惡性腫瘤有效?

  晁明:本研究中有非常嚴格的定義,針對原發性的肝細胞肝癌患者。其他腫瘤,還需要進一步研究。但是胡教授團隊發現的原理,對很多實體腫瘤有共性,具體如何治療,需要進步一探索,比如腫瘤的部位、血供條件、能否進行栓塞等等。

  比如,腫瘤長在腦部,栓塞的時候很難避免正常組織不受損傷;再比如,肌肉部位的腫瘤,栓塞必須很仔細,否則會造成肌肉壞死。

  我們的研究,在原發性肝細胞肝癌患者身上,報告了這麼一個現象,轉移和復發的肝癌不在本研究範圍之內,也希望今後有更多的學者參與到這個研究中來。

  問:所有的肝癌患者,都可以嘗試這種新的治療方法嗎?

  晁明:首先希望公眾明白一個事實:腫瘤是一個全身性疾病,需要綜合治療。即使在我們的研究中,也需要其他科室的配合,比如放療,肝癌很容易侵犯大血管,治療癌栓就需要做精准放療。所以,這不是我們個人的成功,後面還有很多團隊的努力。

  TIlA-TACE目前針對原發性肝細胞肝癌的終末期患者,我們還沒有突破。從醫學角度來說,腫塊大於3公分,就算中期;有脈管侵犯或肝外轉移,就屬於晚期。大量腹水、黃疸,這些屬於本項治療的禁忌。

  問:這個治療,什麼時候可以大規模的推廣?

  晁明:今年6月份,我和胡教授參加的亞太心血管國際年會上,已經介紹了這個方法;今年5月,我們主辦的一個創新高峰論壇上,也介紹過,這其實就是推廣,其他醫療機構如果感興趣,有能力,也可以開展這種治療。

  但是,就我們的研究來說,後續還需要大樣本的隨機對照研究。至於,什麼時候才能成為一種成熟的、常規的治療項目,結果是自然流淌出來的,我們不追求速度。

  問:有效反應率100%,是什麼意思?

  晁明:醫學有非常專業用語,向老百姓通俗的解釋,可能會引起誤解。簡單說,就是腫瘤對這項治療有反應,如果沒反應,就是無效。

  其次,反應到什麼程度,才算有效?這方面,有很多標準。比如RECIST標準,這個標準主要針對放化療的效果,治療後腫瘤縮小50%認為有效。

  另外還有EASL標準,也是本研究中採用的標準。栓塞治療,肝癌的縮小需要經過很長時間,EASL標準主要看壞死率,壞死了多少,壞死50%以上認為是有效。

  在我們的研究中,40例病人有效反應率100%,這個數字是真實的。後來又做了上百例,當然也有無效的,但總的有效率在90%以上。

  問:40人的研究,樣本量是不是太小,無法說明問題?

  胡汛:臨床研究,有大樣本研究、小樣本研究,我們這次是一個小樣本、單中心的研究。

  我們開展的研究是探索性的研究(Pilot Study),前沿性的研究。我們只是引領性的作用,向大家報告了這麼一種現象。

  晁明:臨床研究,有很嚴格的入組標準、排除標準。與真實的治療場景肯定不一樣。

  問:十幾塊錢的小蘇打可以“餓死”癌細胞,是否意味著將來的治療費用可以大大降低?

  晁明:提高療效減少了重複治療的次數,總體的醫療費用一定會得到降低。比較大的肝癌腫瘤,可能會需要很多輪次的cTACE,但這個療法提高了治療的有效性,可以減少治療次數,從而減少總體治療費用。小蘇打是一種非常便宜的藥物,並沒有增加原來基礎cTACE的費用根據初步研究結果,反映出來的腫瘤殘留率相對治療效果提高80%

  胡汛:根據腫瘤殘留率來講,在這個研究中,單次治療後TILA-TACE組腫瘤平均殘留百分率是cTACE組的腫瘤平均殘留百分率的1/6,用腫瘤平均殘留百分率反映出來的相對治療效果提高了80%。

  問:TILA-TACE是一個全新的治療,還是在原有治療手段上的改良?怎麼評價小蘇打的作用,是否真像有些人說的那樣,只不過一點佐料?

  晁明:動脈插管化療栓塞術是上世紀70年代,由日本學者提出的,一直沿用至今,確實有療效。但這個治療有一個瓶頸,療效不高。所以我們兩人一直在探討,如何能提高療效。於是,有了TILA-TACE。

  胡教授2012年發表的研究,是腫瘤治療思路的創新,是機制的創新。所以TILA-TACE 是有科學背景的,不是改良,是創新,是中國學者提出來的一種新的治療思路。

  胡汛:我們的研究中,有兩個發現是創新的:

  第1, 乳酸陰離子和氫離子的協同作用,使得腫瘤細胞在葡萄糖很少時非常節約地利用葡萄糖,在沒有葡萄糖進入的情況下進入“休眠”狀態,當有葡萄糖供應時即可恢復生長。提出了乳酸根和氫離子在腫瘤細胞耐受葡萄糖剝奪中的重要做用,發表在2012年的Journal of Pathology。

  第2, 乳酸解離成乳酸陰離子和氫離子,它們改變了腫瘤細胞的代謝模式,讓它從非常浪費變成非常節約,提出了腫瘤細胞的雙重代謝模式,發表在2014年的Scientific Reports雜誌上和2016年的Oncotarget雜誌上。

  在我們之前,日本研究人員發現,人體的正常血液中,糖的含量是6mmol/L,但腫瘤中如胃癌只有0.1 mmol/L;另外一個研究中,科研人員發現,腫瘤中存在間歇性或者持續性的葡萄糖缺乏。為什麼這樣的情況下,腫瘤還能活?我們的研究可以來解釋它。但是,可能離真正的證明,還有一段路。

  我們在小鼠身上的實驗證明,在腫瘤旁注射碳酸氫鈉之後,可以觀察到腫瘤的大面積壞死,符合我們在實驗室的發現。雖然TILA-TACE是在TACE基礎上的一個治療,但小蘇打的作用,是非常關鍵的,而不是調節口味的佐料。

  問:這個治療,有沒有什麼副作用?

  晁明:從我們的研究來看,副作用不大,完全可以耐受,因為是局部的化療,遠小於全身化療的副作用。

  問:接下來有什麼研究計畫?

  晁明:目前,我們正在對所有經過這項治療的病人的情況,做一個統計。eLife也希望我們報告後續的研究進展。

  另外,我們還在做一個工作,看看不使用化療藥物,能否取得同樣的治療效果。這項研究中,病人都是接受化療的。如果可以(不用化療),對病人來說,就可以大大減輕痛苦和醫療費用。

  問:對網路上的關注、爭論,你們是怎麼看的?

  晁明:對於科學問題,民主和自由的爭鳴是十分必要和正常的。重要的是,用嚴謹的研究和實踐去證明,去推動科學技術進步。我的願望是,從科學的角度,得到更多的驗證,在自然規律和真理面前,我們都只是螞蟻,真理才是巨人。

  胡汛:我們的研究(包括基礎研究和臨床轉化)主要代表了一個治療腫瘤的新的思路,有理論上的意義。肝細胞肝癌是檢驗這個思路的最好的模型。確實,我們突破了大肝癌療效差的瓶頸。這是一個進步,但離終極目標還很遠,因此需要我們這一代人乃至下一代人堅持不懈的努力。接下來,作為我,希望有個安靜的環境,回到實驗室腳踏實地地做研究。

  我是一個基礎研究工作者,接到很多電話和Email來詢問,詢問的都是臨床問題,而臨床治療,我是外行,希望大家能理解。

editor
文章: 162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Re: 偉大的癌細胞犧牲自我保全其它細胞

文章editor » 週二 9月 27日, 2016年 10:20 am


八問小蘇打治癌:“餓死”癌細胞說法科學嗎

2016年09月27日01:03
小蘇打“餓死”癌細胞掀輿論旋風 當事醫生出面回應

  原標題:八問小蘇打治癌:“餓死”癌細胞的說法科學嗎?
學術雜誌eLife上刊登的有關肝癌新療法的文章。來源:網頁截圖。學術雜誌eLife上刊登的有關肝癌新療法的文章。來源:網頁截圖。

  中新網北京9月27日電(邱宇) 近期,一則“小蘇打餓死癌細胞”的新聞引發熱議。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放射介入科醫生晁明和浙江大學腫瘤研究所教授胡汛團隊今年8月在著名國際學術雜誌eLife上發表了一項研究,針對40位晚期肝癌病人嘗試用碳酸氫鈉(俗稱小蘇打)治療癌症的新療法,有效率達100%。

  對此,北京大學腫瘤醫院黨委書記、大內科主任朱軍與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內科主任徐兵河接受中新網(微信公眾號:cns2012)記者電話採訪,對一些爭議性問題做出解讀。

  小蘇打有多大作用?

  ——“好比在一盤菜中添加了佐料”

  介入治療是中晚期肝癌的常規療法。據朱軍介紹,通俗地講,該方法是從血管中插入一根導管,把藥物打入肝臟的病灶中。栓塞劑是可以選用的藥物之一,能阻斷血液供應,讓病灶壞死。

  新的研究方法名為TILA-TACE(靶向腫瘤內乳酸陰離子和氫離子的動脈插管化療栓塞術),在介入治療的基礎上注射小蘇打,去除癌細胞裡面乳酸分解出的氫離子,使癌細胞更少地利用葡萄糖,從而加速癌細胞死亡。

  小蘇打發揮了多大作用?徐兵河說,新療法在原有方法的基礎上做了改進,“好比在一盤菜上添加了佐料,讓菜更為可口。”

  他認為,在研究肝癌治療方法時,進行類似的探索非常好、也很有必要,但不能過於拔高探索的結果。

  喝鹼性水有利於健康?

  ——“喝鹼性水不能預防腫瘤”

  “用小蘇打治療腫瘤”的消息被媒體報導後,有人認為喝蘇打水等鹼性水可以改變酸性體質,有利於健康。

  對此,朱軍表示,所謂用小蘇打來治療腫瘤,是採用介入的方法進行注射治療,並非飲用含有小蘇打的水。

  “喝鹼性水、吃鹼性食物不能預防腫瘤,”他說,身體本身會做出精細的調整,處在最合適的狀態,通過一般的飲食很難改變身體的酸堿環境。應均衡飲食,而不是偏酸或偏堿,否則可能造成酸中毒、堿中毒。
資料圖。裴蕾 攝資料圖。裴蕾 攝

  小蘇打餓死癌細胞?

  ——“說法不科學、有誤導作用”

  “小蘇打餓死癌細胞”被多家媒體提上標題,朱軍指出,這種說法不科學、不嚴謹,甚至有誤導作用。

  他說,餓死腫瘤細胞的說法在幾十年前就出現了,最早針對栓塞血管或阻塞血管,認為只要斷絕血液供應,就能“餓死”腫瘤細胞。該說法得到一定的理論證實,也出現一些新藥,在臨床上有所應用,但並沒有徹底改變腫瘤治療、帶來巨大突破。

  “新的研究方法與餓死腫瘤細胞沒有直接關係,”朱軍說,它是在介入治療的基礎上注射蘇打水,降低癌細胞利用葡萄糖的可能,從而有助於癌細胞死亡,並非一般概念上的“餓死”,更不是防止癌症患者吃有營養的東西。

  臨床治療效果如何?

  ——“樣本量太小、需大規模隨機臨床試驗”

  新研究方法的療效是很多人關心的問題。

  徐兵河表示,新的研究方法在原來的基礎上做了改進,改進後療效可能會好,也可能不好,這需要大規模、隨機分組的臨床研究進行驗證。

  “從樣本量來看,幾十例的樣本量太小,在樣本選擇上可能受到人為因素的干擾,產生偏差。”徐兵河說。

  另外,他說,研究團隊只進行了單中心試驗,還沒有進行多中心臨床試驗。多中心臨床試驗是由多個醫院的研究者按同一方案進行的試驗,其資料的說服力遠高於單中心試驗。

  朱軍指出,從媒體報導來看,研究團隊並沒有進行隨機對照試驗。所謂隨機對照,就是選擇同樣符合條件的兩組病人並使用同樣的方法治療,唯一的區別在於一組使用了小蘇打,另一組沒有,然後觀察其差別。

  “正如研究團隊所說,還需要更嚴格的、大樣本的隨機對照臨床試驗,來鑒定其臨床療效。”朱軍說。
學術雜誌eLife上刊登的有關肝癌新療法的文章。上圖為文章中的圖表。來源:網頁截圖。學術雜誌eLife上刊登的有關肝癌新療法的文章。上圖為文章中的圖表。來源:網頁截圖。

  有無大規模推廣的可能?

  ——“方法的使用並不困難,關鍵是療效”

  新的研究方法能否大規模推廣,給肝癌患者帶來福音呢?

  “如果大家真的能接受,其實這一方法的使用並不困難,”朱軍說,舉一個簡單的例子,通過管子向氣球裡注射液體,可以選擇糖水、牛奶,也可以注射橘子汁觀察變化。但問題的關鍵是,是否能證明加了橘子汁或者蘇打水,其效果就會得到改善?

  “真正困難的地方還是證明其療效,”他說。

  肝癌治療費用是否會大幅降低?

  ——“一般情況下不會減少費用”

  小蘇打是一種非常便宜的藥物,有人期待肝癌治療的費用或能大幅降低。

  徐兵河指出,新的治療方法是在原有治療方案的基礎上進行的,增加了小蘇打,一般情況下不會減少費用。當然,如果通過這種方法提高療效,減少重複治療的次數,有可能減少醫療費用。

  “如果增加了蘇打水之後能提高治癒率,當然是革命性的變化,”朱軍強調,問題的關鍵並不是方法有多便宜,而且添加小蘇打後能否真正提高療效。

  能否適用於其他癌症?

  ——“該原理對大部分實體腫瘤有普遍意義”

  新的研究主要針對原發性肝細胞肝癌治療,對於其他癌症是否有適用性?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放射介入教授晁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這個原理對大部分實體腫瘤是有普遍意義的。雖然研究的初步結果讓人鼓舞,但還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一項研究有它的邊際效應,隨著推進才能實現在其他癌種的應用。

  朱軍說,介入治療在很多實體腫瘤中都可以用到。如果能證明除了肝癌,小蘇打對其他腫瘤也有效果,將非常有意義,當然,這需要進一步的臨床試驗。
資料圖。裴蕾 攝資料圖。裴蕾 攝

  如何科學地看待癌症?

  ——“晚期患者可以嘗試新方法”

  癌症尚未被徹底攻克,徐兵河認為,在治療癌症時要相信科學。

  第一要早發現、早治療,尤其是40歲以上人群或有家族病史的人群,每年都要進行健康體檢,很多腫瘤在早期可以治癒,比如淋巴瘤等。

  第二,確診腫瘤後,不要相信所謂能根治的偏方,而應選擇正規醫院治療,對於乳腺癌等有些腫瘤而言,即使是二、三期病人的治療效果也非常好。

  第三,定期去醫院檢查,根據醫生的建議服用必要的藥物。

  徐兵河說,如果是晚期癌症病人,可以嘗試一些新藥品、新方法,參與臨床研究,有些病人能通過這種方法延長生存期,但必須選擇正規的、國家批准的醫療機構,而不是盲目相信一些所謂的靈丹妙藥。

editor
文章: 162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Re: 偉大的癌細胞犧牲自我保全其它細胞

文章editor » 週六 1月 6日, 2018年 9:35 pm

癌症新藥,中國製造
黃瑞黎
2018年1月4日
233.jpg
233.jpg (113.15 KiB) 已瀏覽 3780 次

香港和記中國醫療科技有限公司擁有的一家上海化學實驗室正在與阿斯利康合作,開發一種治療肺癌、腎癌、胃癌和結腸癌的藥物。

香港和記中國醫療科技有限公司擁有的一家上海化學實驗室正在與阿斯利康合作,開發一種治療肺癌、腎癌、胃癌和結腸癌的藥物。 YUYANG LI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上海——一種新藥有望阻止癌細胞擴散到其他器官;另一種可以治療血癌;還有一種利用人體的免疫系統來殺死腫瘤。

這三種藥都展示出令人鼓舞的效果,只需再過一道關坎就能獲得在美國上市的批准。這些藥還有另一個共同特點:它們都是中國創造的。

多年來,中國的製藥業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仿製西藥上。讓新藥獲得批準是一個令人沮喪且耗時的過程。企業認為,將數百萬美元投入藥物研發風險大,不如把精力放在更安全的收入來源上。

現在,中國正努力在全球製藥業發揮更大的作用。中國有數百萬癌症或糖尿病患者,政府已把創新藥物作為國家重點。官員已承諾加快藥品審批速度,為了扭轉人才外流,還在大力吸引科學家回國工作。當局為研發提供土地、撥款、稅收減免以及投資。

這三種新藥仍需通過美國監管這道難關。如果通過的話,它們將成為中國生產前沿療法的能力越來越強的證明,提高這種能力是中國經濟向高附加值及日益複雜的行業進行更大範圍轉型的一部分。

與更大範圍的工業相比,中國的藥物研發仍處於早期階段。但一些專家說,中國製藥企業與輝瑞(Pfizer)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這些製藥巨頭平起平坐只是時間問題。

「這不是他們做得到、做不到的問題,」醫療投資基金奧博亞洲(OrbiMed Asia)的資深董事總經理王健說。「他們一定能做到。」

直到現在,在中國得到高質量的藥品仍是個問題。許多人從香港和澳門購買藥物,港澳地區受不同的法律管轄;網上有專門討論從印度走私仿製藥的論壇;還有人購買原材料在自己家裡製藥;出得起這筆錢的人飛到美國去看病。

越來越多的公司正在試圖解決藥品短缺的問題。得到香港首富李嘉誠支持的和黃中國醫藥科技(Hutchison China MediTech)2000年成立時曾嘗試過中草藥的開發。2005年,和黃醫藥開始研發抗癌藥物。

在上海的主要實驗室裡有多達350名科學家,他們被測試室中的嚙齒類動物環繞著。半數以上的科學家正在努力尋找新藥。

上海地方政府官員讓天境製藥的實驗室使用位於一個高科技商業園的空間。 YUYANG LI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10月,和黃醫藥報告說,在二期臨床試驗中,60%以上的患者對公司與阿斯利康共同研發的savolitinib有積極反應。Savolitinib是首種可用於治療肺癌、腎癌、胃癌和結腸直腸癌的藥物,通常與阿斯利康的其他藥物一起使用,把允許癌症擴散的信號傳導通路阻斷掉。

和黃醫藥正在等待更多的數據。如果進一步試驗有積極的結果,公司將申請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簡稱FDA)所謂的突破性療法認定。

公司仍需要做第三期臨床試驗,這是得到FDA全面批准之前的最後一步,但突破性療法認定可縮短這個最後階段的時間。第三期臨床試驗需要在多達幾千名的患者身上檢驗被測試藥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通常是與安慰劑做對照。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亞太醫療行業分析師勞拉·納爾遜·卡尼(Laura Nelson Carney)說,第三期臨床試驗的成功率從行業平均水平來看是60%到70%。

如果一切都按計劃順利進行,監管部門最早可能在2019年底批准,和黃醫藥首席執行官賀雋(Christian Hogg)說。「花了20年的時間,才能突然成功,這就是我們此刻的情況,」他說。

中國上次為全球製藥業開發出新藥是在1970年代。在毛澤東號召中國科學家研發新的治療瘧疾藥物之後,發現青蒿素的功勞歸給了屠呦呦。但是,青蒿素在很多年後才得到全球的認可,那是在瑞士製藥公司諾華(Novartis)在1990年代末購買了中國專利、開始生產該藥之後。屠呦呦最終在2015年獲得了諾貝爾獎。

這一切都在改變。除了和黃醫藥,另一家名為百濟神州(BeiGene)的公司已在對兩種藥物在全球進行第三期臨床試驗,一種是用於治療一種最常見的血癌、淋巴瘤的藥物,另一種是以消滅腫瘤為目的的免疫治療藥物。百濟神州還在與賽爾基因(Celgene)和默克公司(Merck)合作開發抗癌藥物。

editor
文章: 162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Re: 偉大的癌細胞犧牲自我保全其它細胞

文章editor » 週六 1月 20日, 2018年 11:23 am


新驗血法可測8癌症 成功率七成 收費料少於4000 專家﹕令人振奮

709.jpg
709.jpg (84.87 KiB) 已瀏覽 3777 次

新血液檢測方法有助發現胰臟癌細胞(圖)等的基因。

科學》期刊周四(18日)報道,醫學界向其中一個最大目標——檢測一籃子癌症的驗血方法邁進一大步。美國科學家一項臨牀測試,藉驗血來窺探8種常見癌症的突變基因,可測出七成癌症個案,其中肝癌和卵巢癌的檢測率接近100%,有助及早治療,降低死亡率甚至完全康復,而且每次檢測費用不到4000港元。有專家形容,有關發現「令人振奮」。

肝癌卵巢癌準確率近100%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基梅爾癌症中心的研究小組指出,基因突變驅使癌細胞生長,部分突變基因會從垂死細胞中脫落,流入血液。故此採用CancerSEEK(尋覓癌症)驗血方法,審視血液裏是否含有特定的16種突變基因和8種蛋白質,就可檢視卵巢、肝、胃、胰腺、食道、結腸、肺或乳腺癌。上述8種癌症,佔美國癌症死亡人數的逾60%。

團隊找來1005名癌症患者抽取血液樣本做測試。這些人分別患有卵巢、肝、胃、胰腺、食道、結腸、肺或乳腺癌,其中1期、2期、3期癌症各佔20%、49%和31%。測試結合觀察各種基因突變的可能性與幾種蛋白質水平,整體可驗出70%癌症。

本屬難以初期確診的卵巢癌、肝癌、胃癌、胰腺癌、食道癌,檢測率高達69%至98%。按癌症階段言,2期和3期各達73%和78%;1期總檢測率雖僅43%,但1期肝癌測檢率更達100%,最低的食道癌亦有20%。

初期難確診5癌 檢測率最少69%

測試另外812名非癌症患者中,有7人得出陽性結果,即誤差不到1%。論文作者之一、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腫瘤學教授金茨勒( Kenneth Kinzler)表示,假陽性結果可能使患者接受不必要的創傷性測試和程序來確認癌症,因此準確度須達極高水平。

癌症倘能及早發現,治療將事半功倍。例如胰腺癌,病徵甚少,到發現時往往為時已晚。參與研究的腫瘤學和生物統計學副教授托馬塞蒂(Cristian Tomasetti)說﹕「及早檢測這範疇是重要的,成績亦令人興奮。」他指出,及早發現、及早切除惡性腫瘤,可以是生與死「只爭朝夕」的事。他們希望可藉每年做一次血液測試,助人盡早發現。

研究小組估計,每次檢驗費用不足500美元(約3900港元);只要增加突變基因與蛋白質的測檢種類,就能擴大檢驗的癌症種類。不過,意大利都靈大學的巴爾代利(Alberto Bardelli)同時指出,無病徵者的惡性腫瘤較細,釋出的突變基因亦相對少。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腫瘤學和病理學教授帕帕佐普洛斯(Nickolas Papadopoulos)回應表示,測試毋須完美才能應用。倘測試兩次都得出陽性結果,還有專家評估病例作準。該校正與賓夕法尼亞州的蓋辛格健康系統合作,為5萬名65至75歲、從未確診患癌的女性,展開為期5年的CancerSEEK驗血研究。

editor
文章: 162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Re: 偉大的癌細胞犧牲自我保全其它細胞

文章editor » 週五 5月 7日, 2021年 8:27 am

北京主治醫生張煜曝腫瘤治療黑幕 網友說比李文亮還偉大

近期,一名北京腫瘤醫生在網上發文,揭露中國腫瘤治療領域的不良醫療行為,並將矛頭對準了他的一位上海同行,指出後者存在濫用藥物、誘導治療等問題。此事引發輿論廣泛關注,但國家衛健委上周作出的一番表態讓人意識到,當局似乎是想給這起事件降溫了。不過這一事件的最新發展是,揭露內幕的北京醫生不願善罷甘休。

20210507074411968.jpg
20210507074411968.jpg (38.91 KiB) 已瀏覽 281 次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腫瘤內科醫生張煜

近期,一名北京腫瘤醫生在網上發文,揭露中國腫瘤治療領域的不良醫療行為,並將矛頭對準了他的一位上海同行,指出後者存在濫用藥物、誘導治療等問題。此事引發輿論廣泛關注,但國家衛健委上周作出的一番表態讓人意識到,當局似乎是想給這起事件降溫了。不過這一事件的最新發展是,揭露內幕的北京醫生不願善罷甘休。

直指同行不當行醫

4月18日,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腫瘤化療科主治醫師張煜在知乎平台上發文,揭露中國腫瘤治療黑幕,指出中國腫瘤患者死亡率居高不下,除了與發現過晚有關,很大程度上也與不規範、甚至錯誤的診療有關。他說,這些不良醫療行為不但讓患者的花費大幅增加,還給患者帶來傷痛、甚至死亡,而這種亂象遍布普通地方醫院和三甲醫院。

他還將矛頭指向了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新華醫院普外科副主任醫師陸巍(在文中以「上海知名三甲醫院的普外科醫生L醫生」指代),指出他在治療一位晚期胃癌患者時,對其進行了不必要的基因測序、開了不合適的藥物、還推薦了無效、昂貴且不合法的細胞免疫治療,致使患者的醫療費增加十倍,卻更早死亡。同日,張煜就刪除了這篇文章,指出他無法承受壓力和可能帶來的後果。



前上海外科醫生何岸泉對本台表示,他對張煜曝光的內幕一點都不感到驚訝,因為這種現象非常普遍。他說,中國地方政府、衛生部門和各大醫院早就已經形成了一條層層進貢的「利益鏈」,這顯然不只是個別醫生的問題,而是整個醫療制度的產物。

「張煜醫生指出的不良醫療行為不會因此得到絲毫的改變,因為整個龐大的醫療體系、整個行業、整個社會都在唱同一首四字歌:謀財害命。」

此事一經報導,立即引發輿論的強烈反響。就連官媒新華社都發表評論文章說,當局要查查誰在逼這位爆料者刪帖,順藤摸瓜揪出「醫療黑手」。不少網友說,這麼有良知的醫生實屬罕見;有網友甚至說,這位醫生比武漢發帖透露新冠疫情的李文亮還偉大;也有一些網友直言,過度醫療在中國由來已久,是個系統性問題。

本台記者無法立即聯繫到張煜和陸巍置評,但據中國媒體報導,張煜目前處於停診狀態,而陸巍的臨床醫療工作已經暫停,並在接受調查。
20210507074411813.jpg
20210507074411813.jpg (66.74 KiB) 已瀏覽 281 次

張煜醫生2021年5月5日再次發聲挑戰國家衛健委專家組立即引發熱議(網絡截圖)

誰才是罪魁禍首?

張煜在文中還指出,發生這些不良醫療行為的首要原因是缺乏監管。一些醫生「不顧患者死活,榨取最大利益」,卻不必受到懲罰,這才是醫患矛盾的根源之一。他提出,治療這種亂象最重要的方法就是靠法律支持,國家應當考慮新增關於醫療糾紛的補充條款,制定相關快速處理程序,以顯著降低患者的維權難度。

密切關注了這起事件的北京時政評論人士華頗說,他對張煜揭露的內幕感同身受,而這些亂象存在了絕非只是一天兩天。

「對於一些患者來說,雖然他們不知道具體的內幕,但是在去醫院(看病時),被醫療機構和醫生『猛割韭菜』的這種欺詐事件時有發生,小病大治,可以說是掏空了你的腰包。」

張煜的長文發布後,中國國家衛健委隨即發布公告,指出他們會立即對此展開調查。上月底,這家機構的一名官員表示,他們組織了國內相關領域的權威專家對文中那位胃癌患者的病例治療過程進行評議,認為治療原則基本符合規範。

張煜周三就此再次發文說,專家團得出的這個結論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他對此感到失望、憤怒和擔憂,並表示這是在為一切醫療不良行為背書。他還請求衛健委允許他與專家團全體人員進行一場公開辯論,以正視聽。張煜周四對中國經濟觀察網說,如果他的這一請求得不到回應,他會再催一次,然後「寫文章、開直播」,向更多的人「解釋真相」。

留意到此事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說,他一方面欽佩這名醫生敢於發聲,另一方面也擔心張煜可能需要為此付出巨大代價。

「是他們反映的問題得到解決,還是他們被當作問題解決掉,這是我們非常關注的事情,因為這些揭露自身行業內幕的人(很可能)會被體制逆淘汰出去。」

張煜周三在知乎上發布最新動態說,他對任何後果都做好了心理準備,也希望他所做的一切能產生價值。


回到「您的第一個版面」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