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乃武與小白菜真容曝光!法國記者拍下二人合影

您的第一個版面描述。
editor
文章: 151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9日, 2015年 8:42 pm
聯繫:

楊乃武與小白菜真容曝光!法國記者拍下二人合影

文章editor » 週四 7月 2日, 2020年 9:06 pm

楊乃武與小白菜真容曝光!法國記者拍下二人合影
2020-07-02_21h06_18.jpg
2020-07-02_21h06_18.jpg (46.73 KiB) 已瀏覽 816 次

楊乃武與小白菜的悲慘遭遇令人唏噓不已,100多年來,這樁冤案被改編成了戲曲、電影、電視劇、長篇小說等,廣為人知。

杭州市餘杭區的文史專家俞金生在2004年5月的一次偶然機會,獲得一條重要線索:在湖北省浠水縣的一位楊氏後裔,有一張來自法國的楊乃武與小白菜的老照片。

俞金生最終獲得了這張珍貴的照片,照片中的楊乃武眉清目秀,個子不高,比小白菜矮了半個頭。楊乃武用二隻手托着沉重的枷鎖,以便減輕枷鎖對二人肩部的壓迫。而小白菜則上眼皮下垂,雙手縮在袖子里,似乎不大喜歡面對鏡頭。

據史料記載,小白菜「美而艷」、「受諸極刑,而色終未衰」,但看照片似乎有些誇張。至於這張照片為何會出現在法國,其中還有一段淵源,而且與當時的慈禧太后有關。

楊乃武(1841年—1914年),浙江餘杭人,字書勛,又字子釗,家世以種桑養蠶為業,性格耿直。20多歲即考取秀才,33歲考中舉人。

就在楊乃武中舉當年,餘杭人葛品連和新婚妻子畢秀姑租住在楊家。18歲的畢秀姑生得白皙秀麗,身材高挑,因喜歡穿白衣綠褲,街坊便給她起了一個綽號叫「小白菜」。

因楊乃武教畢秀姑識字,兩人過從甚密,加之葛品連在縣城一家豆腐店做幫工,平時不常回家,小白菜經常跟楊乃武一家人一同吃飯。時間一長坊間便謠言四起,盛傳「羊(楊)吃白菜」。

為了打消流言蜚語,葛品連和小白菜不久便搬出了楊家,雙方不再來往。

同治十二年(1873年)十月初九,葛品連患流火瘋症暴斃,葛家認為死因可疑,於是報官到了餘杭縣衙。外界也議論紛紛,說楊乃武與小白菜有私情。

因楊乃武曾舉報餘杭知縣劉錫彤犯法,劉對楊懷恨在心,於是便認定是楊乃武與小白菜通姦下毒、謀害親夫。

劉錫彤徇私枉法,刑詢逼供,將楊乃武三次上夾棍,楊三次昏死,但拒不畫供。劉錫彤便將供詞「死者口鼻流血」改為「七孔流血」,判小白菜謀殺親夫,擬判處凌遲;判楊乃武通姦殺人,擬斬首示眾。此案經層層上報杭州府、浙江巡撫、刑部,幾成定局。

在楊乃武幾個好友的鼎力幫助下,妻子詹彩鳳、姐姐楊菊貞前後二次赴京告「御狀」伸冤,浙江紅頂商人胡雪岩還資助了赴京的全部費用。這起案件驚動了同治皇帝,下令重新審訊。但因清朝官員貪腐,且官官相護,楊乃武與小白菜受盡酷刑,終含冤認罪。

直到光緒二年(1876年)12月9日,在慈禧太后的親自過問下,刑部尚書桑春榮親審此案,在朝陽門外海會寺對葛品連的屍棺開棺重新驗屍。

在刑部任職60年的老仵作照《洗冤集錄》說法,證實葛品連並非毒發身亡,乃得病而死,只是骨頭表面發霉。

1877年2月16日,這樁震驚朝野的「楊乃武與小白菜」案歷經3年宣告終結,楊乃武與小白菜獲無罪出獄。但二人因在獄中多次被嚴刑拷問,皆一身傷殘,而且楊乃武的功名也不能恢復。

楊乃武的女兒楊浚於1967年12月去世,她在1963年留下一份口述資料:根據楊乃武生前所述,當時海會寺驗屍現場滿是圍觀的人群,當時一名法國記者也在場。

當驗屍官宣布屍體無毒的時候,這位法國記者興奮地跑到楊乃武和小白菜的跟前,大聲用中文喊道「無毒!無毒!」這張珍貴的照片就拍攝于海會寺的驗屍現場。

那麼這庄驚動老佛爺,導致140多名官員被罷免的案子究竟是怎麼回事呢?事情還要從畢秀姑說起來。



清末同治十二年,楊乃武剛在鄉試中考中舉人,而小白菜畢秀姑則是豆腐店夥計的妻子。

畢秀姑早年喪父,後來隨母親改嫁給一個小商販。但身為養父的小商販,對她頗為嫌棄。

當時,縣城裡有家葛氏豆腐店。店主葛大,其妻喻氏生子葛品連,人喚葛小大。

.

自葛大去世後,喻氏便改嫁一沈姓木匠。而葛小大則關了豆腐店,靠着磨豆腐的手藝,給別的豆腐店幫工。

眼看葛小大已到成婚之年,喻氏便托媒送禮,為葛小大迎娶了畢秀姑為妻。

說起來,這畢秀姑人如其名,長得模樣俊俏,再加上她平日喜歡着青衫圍個白圍裙,所以人人都叫她「小白菜」。

相較而言,葛小大就長得太不出眾了,他身形粗短肥碩,空有一身好力氣。

婚後,由於繼父家房子捉襟見肘,葛小大便和畢秀姑在外租房而居。

趕巧,城中士紳楊乃武修繕房屋,找的就是葛小大的養父沈木匠。

葛小大聽沈木匠說,楊乃武家房屋很多,於是便以1000文的租金,租住在了楊乃武家。

楊乃武家世代以種桑養蠶為業,家境殷實。他又聰慧好讀,就在這年鄉試成為餘杭縣史上第48位舉人,深得鄉人羨慕。



葛小大和畢秀姑搬住進楊乃武家中的空屋後,葛小大早出晚歸,忙於生計。

畢秀姑為人勤勞,且性格溫柔,經常幫楊乃武的妻子詹氏做點活計。一來二去,楊乃武和詹氏都對她非常和善。不僅楊乃武在閑暇時教她習字讀書,詹氏也因她一人在家,常常喊她一同吃飯。

但哪裡都有好事者,一些人本就妒忌楊乃武,見他又無故教畢秀姑讀書,於是便四處造謠,說他和畢秀姑有私情,甚至還編出「羊吃白菜」的梗來。

風言風語很快就傳到了葛小大的耳中。葛小大本就心胸狹隘,聽聞後不免起了疑心。數次悄悄蜇回,儘管撞見楊乃武教畢秀姑習字,但始終並不見他們有不軌之舉。但就算如此,葛小大依然滿心醋意,常常拿畢秀姑出氣。

楊乃武得知後,為了不惹禍上身,便故意提高房租。而葛小大也心知肚明,於是又另租了房子,和畢秀姑搬走,兩家從此不相往來。

誰知搬走不久,流氓無賴便趁葛小大不在家時,故意來調戲欺辱畢秀姑。其中就有知縣劉錫彤的兒子劉子和。他早就覬覦畢秀姑的容貌,便趁機巧施手段,迷奸了她。

事情發生後不久,葛小大突然發急病去世。他的生母喻氏見他身體烏青,兩鼻有血,再加上街坊鄰居也議論紛紛,認為他正值青壯,突然暴死,實在是死得蹊蹺。於是,喻氏便將葛小大之死,作為命案上報給了知縣劉錫彤。

很快,仵作沈祥匆匆驗屍後,向劉錫彤稟報稱葛小大的確是中毒而死。

劉錫彤訪得畢秀姑曾和楊乃武有過一段風言風語,於是大喜過望,立刻將畢秀姑拘捕入獄,並親自審理。



劉錫彤為什麼會大喜過望呢?

原來,劉錫彤為人貪婪。他在任上行徑腐敗,剋扣錢糧,徇私枉法,惡行頗多。因此,好公義的楊乃武不僅數次向州府舉報他的惡行,斷他的財路,還常編打油詩挖苦諷刺他。因此,他視楊乃武一直為眼中釘肉中刺。

再加上劉子和擔心畢秀姑會將他做的事情說出來,於是先向劉錫彤陳述了他迷奸畢秀姑一事。

劉錫彤一方面要保護兒子,另一方面正好藉機除去楊乃武,所以他對畢秀姑動用了各種酷刑。

畢秀姑受不住嚴刑拷打,最終按劉錫彤的要求,被迫招供承認「自己用砒霜殺死了葛小大,而砒霜則是楊乃武所給」。

緊接着,劉錫彤立刻將楊乃武抓捕歸案,即刻審理。

然而,楊乃武拒不承認他和葛小大之死有關聯,並出具了他在案發時不在餘杭的證據。

但劉錫彤頗為狠毒,一心想要置他於死地,所以立刻向州府彙報了此案,並要求解除他的舉人身份,好對他施以刑法。

不待州府文件下達,劉錫彤便迫不及待地對楊乃武刑訊逼供,想迫使他承認與畢秀姑通姦殺夫。

然而,楊乃武雖被打得遍體鱗傷,卻始終不肯承認與此案有瓜葛。

為了能早日判定楊乃武死刑,劉錫彤將案子上報州府陳魯,請求二審定案,好為死者葛小大伸冤。

陳魯和劉錫彤都是湘軍出身,本就很有情誼。再加上劉錫彤已經將此案定為通姦殺夫案,所以當他二審時,便對本就被酷刑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楊乃武繼續動用酷刑。最終,受不住酷刑的楊乃武屈打成招。

於是,陳魯匆匆結案,並把楊乃武處以斬刑,畢秀姑則被處以凌遲。

決出來後,楊乃武的寡姐和妻子有如五雷轟頂。



這裡就不得不說說楊乃武的寡姐楊菊貞了。

楊菊貞比楊乃武要大上10歲之多。她早年嫁人,但出嫁不久,對方便因病去世。於是她便回到娘家,由於父母亡故較早,她便和楊乃武相依為命。

經過查訪,楊菊貞斷定弟弟楊乃武被冤枉了。於是她花錢打點,在獄中見到了被折磨得只剩半條命的楊乃武,並讓楊乃武草擬了一份被屈打成招的證詞,她拿着證詞,便一級一級上訪告狀去了。

沒想到,她一直告到浙江巡撫楊昌浚那裡,案子經過一審再審,都因為劉錫彤暗中行賄,從中阻攔,一直還是維持原判。

無奈之下,楊菊貞決定上京告御狀。

當時,紅頂商人胡雪岩正在杭州籌建胡慶余堂。他手下有個幕僚,正是楊乃武的舊友。於是,這個幕僚便將楊乃武的案子告訴了胡雪岩。

胡雪岩一向樂善好施,聽聞後,也認為此案有草菅人命的嫌疑。

在見到楊菊貞,看到證詞後,也很支持楊菊貞告御狀的行為。不僅墊付了她進京的開支費用,還特意給做京官的浙江官員夏同善寫了一封信。

夏同善得知後,也認為必有隱情。於是在和翁同龢商議後,將楊乃武一案移交刑部,希望能重審此案。

然而,刑部派去的官員收受賄賂,再加上楊昌浚等地方官員,又以「此案經過多次審理,早就鐵證如山,如果輕易推翻案件,不光會對地方官員以後審案不利,還會引起地方士紳嘩變」軟硬兼施,因此,最終還是「維持原判」。

楊菊貞見此,於是再次上京城告御狀。



此時,這樁案子已經鬧得天下皆知。此時,我們還不得不提到近代上海的報紙《申報》。申報剛開始是作為奇聞異事報導的,不過很快開始質疑這起案件,提出了幾大疑點。從1874年1月6日,到1877年5月7日,3年多的時間,《申報》共發表了44條消息、18篇論說,8則評語按語、15篇諭折、1份狀子和1則廣告,對此案投入的力度不可謂不大。

一些有良知的士人,和知道楊乃武為人的人聯名上疏,不僅控告官員官官相護,徇私枉法,草菅人命,還極力要求此案應移交京城審理。

夏同善和翁同龢見輿論難平,不得不向兩宮太后稟報此案,並懇請將楊乃武和畢秀姑押往京城,進行終審。

慈禧太后為平民憤,將此案交由刑部主審。

結果,刑部對葛小大的屍身重新驗定後,發現葛小大並非毒發身亡,而是疾病引起的死亡。於是,此案真相大白,楊乃武和畢秀姑的冤情也得以解除。

既然如此,那些涉及此案的官員,當然脫不了瀆職的干係。於是,在慈禧的指示下,對涉案官員經過調查訊問後,按律法革職140多名官員,並永不敘用。

回到「您的第一個版面」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